20
作者:三眼儿 更新:2019-09-25

  2009年09月18日12:28新浪读书

  我是在奶奶去世一个星期后,也就是奶奶的头七过了的时候,当家里的人逐一散去时才慢慢的恢复过来的。伴随着我意识渐渐清醒而来的是那种让我无法用语言或是文字能表达清楚的悲痛。但这些我没有当着谁表现出来过,我甚至是刻意的将它们压在心里。因为我发现,奶奶的去世伤心的不仅仅是我,还有我的父母。父亲好像一下子就不怎么爱说话了,取而代之的是唉声叹气。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我知道我应该有所担当,我不能加重他们的悲伤;我要做的是让他们尽快从这伤痛之中脱离出来,甚至如果可以一个人承受这所有的一切,无疑我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一个儿子的真正价值,我愿意独自去承担。我知道,我要比以前更懂事,我不能在气老爸、老妈;我也不能让他们再为我担心。

  我开始做一些事了。在奶奶去世后一个礼拜,在距离高考还有三个月的时候。我知道我不单单是在为我自己做,也在为老爸、老妈和已经在天堂的爷爷、奶奶。我不知道我现在做到底晚不晚,我也不知道我这么做还有没有意义。但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我想奶奶在天上看到或许能欣慰一点吧!

  我推掉了所有人的邀请,其中不乏一些“好朋友”的重要聚会或是哪个小倒儿的生日会等等。我所做的事儿就是一遍又一遍的做数学题、背英语单词、背理化生、做语文课后阅读、写作文……

  又是熟悉的模拟考试,但我只考了年组的400多名。

  我没有把这事儿告诉家里人,而是用轻松的语气跟家里人说,我一定会考上的,最差也是个二类本科。

  但是实际上我却感到有些乱,这种日子我曾经经历过,不过那是几年之前的事了。虽然一样是那么的有序、那么的按部就班、那样的被我所熟悉,可在我看来好像多了一些杂乱无章的陌生感。我和王语、任新联络的次数都在减少,我的话也越来越少。让我欣慰的是他们没有在这个时候烦我,他俩经常做的就是在见着我的第一时间递给我一根烟,然后帮我点着陪着我慢慢的抽完。

  我很奇怪有些事会周期性的发生在我身上,但结果却不尽相同。老爸仍是在这个要考试的当口发现了我抽烟。仍然是在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我屋里的灯亮着,仍然是看见我一手夹着半截烟另一只手翻看着面前的一摞书,仍然是看见了我抓耳挠腮的神情。但他没有来打搅我,而是在第二天午饭后递给我一根他的“大生产”,然后用关切的语气告诫我“少抽点”。我犹豫了一下,最后接过了那根我不怎么爱抽的烟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