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作者:爱利密 更新:2019-09-25

天边刚刚掀起了鱼肚白,柔和的阳光轻轻的洒在翠绿色的山头上,温暖渐渐蔓延到了一座纯白色的哥特式建筑上,纯白色的哥特式建筑顶部有一个银白色的十字架,折射出的阳光划出了一道幸福的痕迹。

宁静的清晨被建筑里人来人往的脚步声打破了,偶尔还听见几个女仆正在小声的议论着。

“韩小姐和冷少爷要结婚了呢!”

“嗯嗯,真是郎才女貌。”

“听说他们很恩爱呢!好像是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无意中听见这句话,无奈的摇了摇头,八卦,终究只是八卦。

如果,那么多磨难可以说成是一见钟情,那这个一见钟情可真困难。

伴随着时间的脚步,慢慢步入了如花似玉的春季。美好的春季也是我和冷冽婚礼的倒计时,隐形的计时表似乎已经化为零,婚礼将在今天晚上举行。

这是一个教堂,在教堂里开结婚舞会似乎别有一番风味。

黑白色的线格条理分明,纯白色的琉璃墙壁隐隐发出些冰冷的寒意,不过似乎被幸福的气氛融化在了墙壁表面。

哥特式的风格似有似无的出现在了室内的装饰上,蕾丝装点了角落里柔软的皮质沙发,纯白色的羊毛地毯,中间交织这一个鲜红色的棉线地毯。

互相衬托,整个室内似乎充满了幸福温暖的气息。

时间在许多人忙绿的脚步声中悄悄溜走了,一晃眼,天边已经升起了淡紫色的晚霞,美丽而诡异,似乎带着一次神秘的气息。

聚光灯全部聚集在了一处楼梯上,我一身白色晚礼服轻轻的挽着冷冽的手臂,缓缓从楼梯上走下来。

大概说了一下对宾客的祝福,以及我们的婚事,我们凝视着对方幸福的步入了舞池。

许多人伴随着我们的脚步慢慢的步入舞池,柔和的音乐缓缓的响彻在人们的耳中。

不着痕迹的离开舞池,我不满的向冷冽抱怨道“:你知道我最不爱穿这些繁杂的衣服的,你竟然还让我穿,真难受!”

“这可是结婚哦!”冷冽戏谑地说道。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身着银白色便衣的男子,银尘笑着打招呼“:结婚也不邀请我,还要我不请自来,你们什么意思啊!”

“失礼失礼,当然没忘。”我笑呵呵的说道。

这时银尘的后面又迎面走来了一个墨蓝色衣着的男子,南宫朔带着一个女伴来到了我们面前。

我感慨道“:好久不见,一切好吗?”

南宫朔有些生硬的语气说道“:还行,祝福你们。”

来了两位特殊的朋友,我既惊喜又开心,久违的老朋友。

韩晨轩,冷雪心,韩宝贝,爸妈,还来了许许多多的人,很快乐,很美满。

宝贝,我的亲弟弟也和爸妈相认了。

婚礼的高潮,我们集体照了一张合照,并不是死板的严肃,而是所有人各具特色的姿态。

这张照片,我把它尘封在了一个白色信封里,寄信人和收信人都是我自己的名字,只是收信人是‘十年后的韩雪琪。’

十年后,当久经沧桑麻木后的我看到这张照片时,回忆起那个充满幸福美好的过去,回忆起那个沿途坎坷的过去。

◆◇屈指一动,便可得人一笑容颜,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收藏、留言、推荐、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