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作者:墨雨冥殇 更新:2019-09-25

疼了一下午的晓妍,终于在夜幕降临时,筋疲力尽的睡去,莫雪轻轻替她盖上被,微弱的灯光下,她的脸白的吓人,莫雪手颤抖地撩开她额前的碎发,强忍住哽咽,她低声道:“对不起……姐不能遵守约定了。”

  看着妹妹被病魔折磨,她心如刀绞却也无能为力,明明流淌着同样的血液,为什么她不能替她分担些疼痛,在她犯病时只能握着她的手,祈祷疼痛快点过去,那么善良的人儿,为了不让人担心,把所有伤痛委屈全都埋在心里自己独自承受,上帝给了她这么好的妹妹,她却没有守护好,无论如何她不想再隐瞒下去了……

  入夜的上官家灯火通明,客厅里充斥着欢笑声,孩子不在家,莫宏成和韩伊美没事就往上官家跑,吃完晚饭后,几个年纪相仿的中年人边看电视边叙家常,沈淑琴这几日心也放宽了,孩子们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一切都随缘吧……

  门铃响起,吴嫂去开门,打开门后被外面的人吓一跳,她从未见过以端庄贤淑着称的莫家大小姐这般狼狈过,双眼红肿,表情憔悴不堪,衣服也很凌乱。

  莫雪没有理会惊讶不已的吴嫂,她咬着嘴唇,往客厅走去,客厅里的人看到她,无不讶异,韩伊美站起来迎上去准备开口时被她突然跪在地上的动作吓了一跳。

  众人全部站了起来,韩伊美离她最近,上前想扶起她:“小雪……你这是干什么?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们?”

  莫雪抬头,白皙的脸上布满晶莹的泪珠,在明亮的灯光下灼伤了众人,她握着韩伊美的手,嘶哑的哭泣道:“爸妈……我对不起你们……是我没有照顾好晓妍……”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他们心里油然而生,韩伊美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身子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莫宏成脸上难得出现慌乱,他压住内心翻涌的思绪问道:“你妹她人呢?”

  “在医院……”三个字让众人的脸变得煞白,莫雪伏在地上,肩膀起伏的厉害,声音哽咽:“胃癌……晚期……”

  轰——如一声巨雷在他们头顶劈来,听闻噩耗韩伊美踉跄地退后几步,满脸的震惊,沈淑琴亦是如此,莫宏成和上官炎维持着站立,只是他们的脸上皆是不可置信……

  二楼,楼梯口,挺拔的身子在听到莫雪的诉述时,脚一软坐在了楼梯上,他原本璀璨的双眸仿佛没有焦距般盯着前方,他刚刚听到了什么?晓妍她……得了……胃癌……?

  不可能……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得那种病……一定是骗人的……

  双手环抱,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这绝对是假的……假的……可是为什么心像是被掏空般……

  “小雪!不要开玩笑了,你妹她怎么可能会得胃癌,她还那么小。”无法接受事实的韩伊美双手颤抖地握住莫雪的手臂。

  “妈……”回握住韩伊美的手臂,莫雪抬头看着无法接受的脸,她悲戚的说道:“我也好希望那是个玩笑……”

  她也好希望这些天所看到的都是个梦,梦醒了,她的妹妹会好好的站在她面前,只是那只是梦而已……

  夜里晓妍悠悠转醒,睁开眼一下受不了刺眼灯光眼睛又闭了起来,右手被人紧紧地握着,她轻声唤道:“姐……”

  良久,没有回应,她以为莫雪又趴在床边睡着了,担心她着凉,想叫醒她,慢慢睁开眼,适应了光亮,她抬头看到身边的人时,一下子愣住。她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天这么快就来了。

  “晓妍……”韩伊美流着泪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晓妍消瘦的脸,心一阵揪着的疼:“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为什么要独自承受这些?”这些都不是你这个年龄所能承受的……

  “妈……对不起……”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坐起来扑到韩伊美的怀里,在自己母亲面前伪装不起来了。

  “不要说对不起,是我们对不起你。”她好痛恨自己,这些年来,花在孩子身上时间少之又少,这次回来明明就发现孩子不对劲,为什么不能静下心来去多了解了解,自己的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却一无所知,她这母亲究竟是怎么当得。

  母女俩紧紧地抱在一起痛哭,莫雪低着头失声哭泣,沈淑琴也伏在上官炎身上,抖动着双肩,整个病房里除了靠门那个人,其他人无不在流着泪。

  门口,莫宏成靠着墙上,他没有哭,他很平静,只是在这几个小时里,他苍老了很多,双眸不再像以往那样犀利,里面有着说不尽的伤愁。

  安抚晓妍睡后,众人全都聚集到尹枫办公室,一般这个时间段他早该下班了,可是从晓妍住院以来,他就住在医院里,他疼她,无关一起,就是疼她。

  韩伊美见到尹枫时五味陈杂,她本以为尹枫对晓妍是有那种感情的,没想到他是她的主治医师:“尹医生,我女儿的病会治好的吧?”

  看着满怀期翼的脸,他无可奈何地说道:“对不起……”

  “不要……我不要听着三个字……你告诉我我女儿会没事的……”控制不住情绪的韩伊美上去拽住尹枫的衣领。

  莫宏成上前拉开她,沉声说道“我会找国际上这方面顶级的专家给我女儿治疗的。”

  “只要能治好晓妍的病,我们花多少钱都不在乎。”上官炎握着沈淑琴的手,他们看着晓妍长大,早已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出了这种事,他们心里和韩伊美一样难过。

  “没用了,癌细胞已经扩散了。”不是他打击他们,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接受事实。“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救我女儿……”靠在莫宏成身上的韩伊美受不住打击,昏厥过去。“伊美……”“妈……”“阿姨……”

  拖着疲惫的身体沈淑琴他们回到家,这几日他们白天都在医院里陪晓妍,直到今日他们还无法接受,晓妍会在不久之后会离开他们,那么的年轻,那么好的女孩,为什么会有这般遭遇?

  在门口换鞋时,看到上官轩拿着车钥匙准备出去,晓妍的事他已经知道了,可是他完全像没事人一样,没有去医院一次,整天在外面玩乐,沈淑琴知道他心意,所以他这样,让她很担心。

  “去医院看看她吧,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说完,她眼泪又流了出来。

  上官轩握着门把的手一顿,不语,然后打开门,离开……

  清晨,晓妍坐在床上看着窗外,而一门之隔的外面,上官轩沉淀好思绪,开门走了进去。

  充满消毒水的病房里,有一股酒精的味道散开,晓妍回头,四目相对,她的眼里有说不出的苦楚,而他眼中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他终于来了,这几日她亲近的人全都来过了,除了他,每次开门时,她都好希望能看到他,住院的这些日子她想了很多,既然大家都知道了,而且她自己注定时日不多了,剩下的日子还是能和重要的人一起度过就好了,可是现在他来了,为什么他会用那般冷漠的眼神看她,不是说她喜欢看他悲伤的样子,只是为什么会是那种眼神。

  嘴角勾起,他走到病床边上嘲弄地说道:“怎么前几天还好好的,现在就变成这副摸样?”

  “轩……”眼前真的是她所熟知的人吗?为什么那般冷漠?为什么那般的疏离?语气为什么是那般的讽刺?

  上官轩坐在她旁边,双眸紧逼她:“装的吧……你是在装病吧?”

  装的?他认为她在装病?手紧紧拽住被,满心的悲凉,盈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说出的话也很无力:“我没有……”

  他望着她,深深地望着,像是要看进她的灵魂处,看着她眼泪滑落,看着她委屈的样子,心有些承受不住,他要离开这让他窒息的地方。起身,离开。腰部被人给紧紧地环住。

  柔软温热的脸贴在他背上,透过薄薄的布料灼热的液体浸入他的肌肤,惊颤了他的心。

  她手臂死死地环住他,哽咽的乞求道:“不要走……不要走……”

  抿紧地嘴唇微微颤抖,他修长的手指抓住他腰间的手臂,抓住,移开。

  察觉到他的动作,晓妍加大了力度,哭的的更加大声:“轩……我求你了……不要走……我日子不多了……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如果他们不知晓,她可以一个人默默地承受这些,然后在弥留之际再告诉他们,这样他们就不用再同她一起痛苦的接受这段接近死亡的日子,现在他们都知道了,所以她会好好的度过所剩不多的日子。

  她的话语,刺激到了上官轩,他用力的移开腰间的手,决绝的离开,身后病床上的人儿,绝望哀伤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胸腔气血涌动,一口血突兀的吐出……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上官轩嘴里一遍一遍的呢喃,都是假的,开门出去,就被人迎脸一拳,巨大的冲力,让他踉跄的退后几步。

  “她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能说出这些话来伤害她,你还是不是人?”尹枫一直都在外面,听到了他们几句对话,一向自持稳重的他满腔怒火,明明知道晓妍爱着他,怎么可以对她说出那种话。“她怎样了?不是好好的么?”伸手摸了摸嘴角。

  愤怒的尹枫准备在上去把他揍醒,但看到护士急忙往这边赶来,抬头看走廊上的液晶显示屏,晓妍她……急忙推门进去。

  看着尹枫和一帮护士焦急跑进晓妍的病房,上官轩木讷的站在原地不动,他想进去,可又怕进去。

  他这几日都活在自欺欺人当中,他不断给自己灌输一个想法,晓妍没有什么病,没有生病……可是现在当他看到从病房里推出来的晓妍时,他还能自欺欺人吗?

  洁白的床单上那触目惊心的嫣红,灼伤了他的心,双眼紧闭,宛如没有生气的洋娃娃,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清醒,他的晓妍真的生病了,生了很严重的病,会让他失去她的病……

  愣愣的站在原地,在看到病床快要消失不见时,他对着离去的方向急切的嘶吼一声:“晓妍——”绝望悲凉的声音在安静的走廊里久久回荡。

  抢救室上红色的灯亮着,韩伊美坐在椅子上,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她就离开一会,就一会。

  抬头看着紧闭的白色大门,她心如刀绞,她的女儿,正在里面,正在里面接受抢救。

  寂静的走廊响起错乱的脚步声,莫宏成和莫雪听到消息就立马赶来,莫宏成上前拦起韩伊美,担忧的问道“伊美!晓妍她怎么了?”

  抬头,惊慌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我不知道,我上来的时候,小轩告诉我晓妍被送进抢救室了,宏成!你说我们晓妍不会有事的对吧?”

  看了一眼靠在墙上的上官轩,然后安抚的拍了拍惊慌失措的韩伊美,莫宏成劝慰道:“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像是说给她听的,又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莫雪看着父亲憔悴的脸,几年来心里对他的怨恨隐消了,以前他对晓妍的冷漠让她很心寒,可是自从知道晓妍的病的那一刻,她心目中像铜墙铁壁的父亲被击得溃不成军,这几日他一直在联系世界上这方面的顶级专家,但把诊疗单发给他们,他们无不惋惜说无能为力,每次看到父亲听得结果那眼中的哀痛、悲伤、痛苦、沮丧、懊悔时,她就知道,她的父亲很爱晓妍,和他们一样的爱。

  走到上官轩面前,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她也很担心,心也很痛,但眼前这个她看着长大的男孩更加需要安慰。

  “不要担心,晓妍现在不会没事的……”将来她不敢想。

  挺拔的身子沿着墙壁慢慢的滑落,他双手捂着脸,把自己的情绪掩在里面。他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她已经生病了,他还残忍的对她说出那种话,他还是人吗?

  终于知道晓妍为什么会对他说出他的幸福她不能给了,因为她爱他,深爱……晓妍啊……我该怎么做才能弥补我对你的伤害……白色的大门打开,众人急切的上前询问。尹枫摘下口罩,颇为严重的说道:“情况很不好……”

  消瘦的手,骨骼分明,银色的针头在上面显得是那么的冰冷,一瓶瓶的水从那里灌输到晓妍的身体里,另一只手被人紧紧地握着。

  微弱的灯光照在他们身上,那么的暖,却暖不了他们绝望的心。

  “晓妍!对不起……”喃喃的低语:“我知道错了,晓妍!你为什么还不醒来?”

  病床的人,脸白的跟纸一样,消瘦脸颊楞骨分明,嘴唇没有一丝的血色。

  “以后无论怎样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不会再舍弃你了,等你病好了,我们一起去英国上大学,你不是一直想看lisa的演唱会吗?明年她好像会在英国有一场,到时候我陪你去看。”

  “大学四年里你想怎么玩我都陪你,但一定要答应我毕业之后你就跟我结婚。”

  抬起她的手,深深一吻,一行清泪从他眼眶滑落,滴落在苍白的手背上,床上带着湿润的眼睛慢慢的睁开眼。

  刚刚还沉浸在痛苦中的人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手指轻轻地抚摸那苍白的脸,见她双唇干涩轻声道:“渴了吧,我去倒水。”

  轻柔地把她的手放在床上,准备松开时,被紧紧地握住,他抬头:“晓妍……”“不要离开我……”

  她想坐起来抱他,但因为身子太虚弱了,凭她自己根本坐不起来,上官轩察觉她的意图,伸手抱起她拦在怀里,怀里的人触手的瘦弱让他眼眶的泪水又流了出来,他的晓妍究竟经历了什么……

  满满的薄荷香是她所熟悉的,也是她怀念和贪念的,她不想哭,但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紧紧拥在一起的人,同样无声的流着泪。

  门外,莫雪揪着衣领缓缓地蹲下去,身旁的林安也跟着蹲了下去,一只手把哭到不能自己的人拥进怀里,盯着冰冷的门板,里面那对苦命的孩子他心里也无不叹惜。

  在医院住了十天不到晓妍就闹着要回家,身边的人怎么劝都没有用,最后她和尹枫谈了一会,他才同意让她回家。

  回到家的这几天里,又有很多人来看她,大多都是学校里老师和同学,个个都哭红了眼回去,林雪抱着她哭到昏厥,叶霏也来了,带着一颗忏悔的心来,晓妍对她莞尔一笑,表示她的原谅。

  家里的饮食现在全都由莫宏成来做,他每天会花很多的时间去熬一些汤让晓妍喝,有时晓妍根本喝不大下去,但看到父亲期盼的眼神,勉强自己喝下去,韩伊美已经告诉她为什么父亲会对那般对她了。

  不是不关心,是因为太关心了,把她当场男孩子来养,希望她能子承父业成为外交官,从小就开始培养她的独立,这样对她以后能无后顾之忧的在国际上发挥。

  父亲在国外的办公室的休息室里,贴满了她从小获得的奖状,在疲惫时,他都会去看看,每个星期他都会打电话给她学校的校长去询问她的情况,校长每次告诉他女儿获得什么什么国际大奖时,他的脸上无不都是自豪,生得这么优秀的女儿,他又有何求?所以这些年他都是在人后默默的关心着爱着他的小女儿。入夜,莫家后院。

  微弱的光亮下,有一丝红色的光亮,莫宏成坐在椅子上抽着烟,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抽过烟了,从知晓晓妍病开始,他又重新开始抽了。“叔叔——”

  他抬头看着走来的人,指着旁边的椅子道:“小轩!坐下来陪叔叔聊聊!”

  双手插在口袋里,上官轩望着天上的圆月:“叔叔!我和您都对不起晓妍。”

  听到他的话,莫宏成拿烟的手颤抖了一下,良久,他深吸一口烟,吐出一口云雾,惆怅的说道:“是啊!但比起你,我这个做父亲做的事情,才叫人无法原谅,如果我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当初我一定会把晓妍带在身边,让她无忧无虑的成长,不用背负那么多。”可是没有那么多的早知道……

  上官轩俊美的脸上划过一丝苦笑,他对晓妍做的才叫无法原谅,是他一手造成现在这副摸样的,当尹枫告诉他晓妍拿到诊疗单的日期是圣诞节时,他当时真的无法来描述自己的心情,原来,是他害了晓妍。

  那天她该有多伤心,该难过,他不但不知情,还在她伤口狠狠地撒了一把盐,混蛋就是用来形容他这种人的吧……

  “叔叔!不管晓妍今后会怎样,我希望你能为阿姨想想,莫雪以后总归是要嫁人的,如果您也不在来,她该怎么活下去。”

  莫宏成有些诧异他所说的话,沉寂片刻他淡淡的说道:“原来你都知道了……”

  是的!如果晓妍会走,他也会去陪她,对小女儿,他真的有愧,所以绝对不能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走,他会陪她一起。“叔叔!我希望你考虑下我刚刚说的话。”

  莫宏成湮灭烟蒂,站起来拍了拍上官轩的肩膀,没有应允,便离开了,后院只剩他一人时,他低语了一句:“该陪她的人应该是我才对。”二楼窗边的人,由最初的震惊转到愤怒……

  这几日晓妍不知在闹什么情绪,对上官轩和莫宏成都是不理不睬的,甚至莫宏成做好食物端上去都被她给打翻扔在地上,试了几次都这样,最后由莫雪来做,她倒是吃的。

  晚上晓妍趴在床上,手紧紧地抓这床单,嘴里无意识道:“好痛……”

  疼痛感越来越甚,时间也越来越长,她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能忍得住,现在只要一疼,就能把她折磨的死去活来。“晓妍……”

  上官轩开门看到床上的晓妍时,赶紧跑过去,把她抱在怀里,晓妍微眯起眼睛,看到是他,她就开始挣扎:“放开我!”

  “不要闹!”他不仅没有放反而把她搂得更紧:“很痛是不是?晓妍!你告诉我,我怎样做才能让你好受点?”“放开我——”

  晓妍在他怀里不停地挣扎,幅度越来越大,他怕她受伤,只好把他轻轻地放在床上,一接触到床,她就开始翻滚起来,因为实在是太痛了,全身每个细胞都在疼……“晓妍……晓妍……”

  看她痛成这样,上官轩在一旁心像是被人凌迟般的疼痛,伸手想按住她,可是他一碰她就被她给打开,根本不让他碰。

  “好痛……好痛……好痛……”无数的虫在撕咬她的那般痛,她好希望现在就死去,那样就不会痛了……

  房间里的动静太大了,下面的人全都急忙跑上来,看到床上疼得死去活来的晓妍,眼泪哗哗的流出来。

  韩伊美上前抱住她,怀里的晓妍拽住她的衣领,痛苦的说道:“妈……晓妍好痛……好痛……”

  听到她这么说,韩伊美心疼的快撕裂了,脸贴在她的脸上,手轻轻地安抚她:“晓妍乖……忍一下……一会就不痛了……”怎能忍得住?和癌症做抗争,她太渺小了……

  望着韩伊美怀里被病魔折磨的晓妍,上官轩实在是受不了,跑了出去,坐到车里,立即发动车子,一踩油门而去。“啊——啊——啊——”

  锦湾大桥上,他扶着栏杆,对着江面吼道,把自己心中压抑的全都要发泄出来。

  明明为他们留的时间不多了,他现在分分秒秒都想和她在一起,可是她居然不理他,如果他做错了什么,她为什么不说出来,那样他可以改,为什么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对他。

  可以打他骂他,为什么偏偏选着沉默以对,那样对他的打击是最大的。晓妍……求求你……不要不理我……颓然地坐在地上,头埋在两腿之间,双肩抖动……

  早上韩伊美睁开眼就看到晓妍坐在床上发呆,她握住她的手说道:“醒了怎么不叫妈。”

  低头凝视着母亲的容颜,晓妍面带笑容:“看妈你睡得香,不忍心叫你啊!”

  她何尝不知道家里人因为她,晚上根本就睡不安,每晚都有人陪她睡,但每隔一个小时还是会有一个人过来看看,今天韩伊美难得能睡得安稳,她实在不忍心去唤醒她。“妈!你能不能把爸和轩叫来,我有事和他们说。”

  “嗯……”韩伊美坐起来,在她额头落在一吻:“我这就去叫他们。”

  莫宏成上来时,手里端着一碗鸡汤,他凌晨就起来开始熬了,上官轩跟在他身后,眼中布满血丝,神情十分的憔悴。

  莫宏成有些小心翼翼的把碗送到晓妍面前,他甚至还做好了晓妍会把碗给甩出去的准备,只是等了一会,晓妍都没有动作,只是轻声说道:“等下再喝,我先和你们说些事。”

  这是这些天来,她第一次和他们心平气和的和他们说话,他们的心不由得欣喜,可是接下来她说的话让他们都愣住。“那天晚上你们说的话我全都听到了。”原来这就是她不理他们的原因。“晓妍我对不起你……”

  莫宏成有些别扭的转身,不忍去看她,而上官轩站在床边上,深深的凝视她,不语……

  晓妍微微起身,抓住他们俩的手,语带恳求:“答应我,你们不要做傻事好不好?”

  他们都不说话,晓妍有些急了:“如果你们真的随我而去,我会怨恨你们的,你们真的觉得对不起我,就在今后的人生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回答她的依旧是无声,盈盈的双眸里水汽萦绕,掀开被子下床,纤弱的身体往地下一跪:“求你们了……让我安静的走吧……”

  两人再也不沉默了,莫宏成要扶起她,却被她给甩开:“如果你们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晓妍你……”他只是想陪她而已,十八年未尽的义务想尽力去弥补,可是为什么还要逼他,望着女儿眼中的坚定,他叹息一声,然后点了点头。

  只有上官轩没有吱声,莫宏成看了他一眼,然后离开了,晓妍扯了扯他的衣角,他弯腰把她抱到床上,脸靠在她的颈部。

  “你怎么能舍得把我留在没有你的世界,晓妍……你怎么舍得……”

  颈上灼热的泪水让晓妍难过的快窒息了,她轻轻推开他,手颤抖的为他拭泪:“我怎么会舍得……我多么希望能每时每刻陪在你身边。”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

  抓住在他脸上的手,上官轩低头吻上那干涩的唇,伸出舌头描绘她的唇型,很苦!她的唇很苦,没有了以前的甜蜜,可是他还是忘情的吻着,就是嘴里都是苦涩,他还是很贪念……时间像个沙漏一样,慢中又带着快的流逝。

  晚上吃饭时,晓妍要求和大家一起吃,上官轩抱着她来到楼下餐厅,晓妍带着白色的帽子,穿的有些蓬,今天她的脸色比以往好了很多,不像前段时间吃什么吐什么。能稍微进点食。

  吃完饭,她要去后院看星星,上官轩笑着答应,抱着她往后院走去,她在他怀里抬头环视众人,妈妈……爸爸……姐姐……林安……沈阿姨……上官叔叔……他们都面带微笑包含宠溺的看着她,最后她视线落在尹枫身上,他身上笼罩在悲伤的氛围中,四目相对,他们眼中都是了然,就是今晚了吧……繁星点缀的夜空,美轮美来,浪漫唯美的气氛。“冷吗?”虽然给她穿了很多,但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不冷……”

  头靠在他温暖的胸膛上,晓妍甜甜一笑,上官轩低头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她抬手抚摸他的脸,从嘴唇一直到眼睛,动作很轻柔,指尖带着暖意。“晓妍……”“嗯……”“等会陪我下会棋好不好?”“嗯……”“输的人去英国时,拿行李。”“嗯……”“你能不能不要再说嗯了?”“嗯……”“晓妍——”

  延俊羽低喝,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她有些虚弱地抬头勉强一笑,意识已经开始有点迷离,她手放在抱着她的手臂上。

  “晓妍……你说我们以后结婚去哪个地方度蜜月?泰国?我们晓妍好像很怕热!那去哪呢?”他努力地想,灵光一闪:“瑞士!我们去瑞士爬阿尔卑斯山好不好?”

  “阿尔卑斯山……”晓妍脑袋里幻想出一片白茫茫的高山,是个度蜜月的好地方。可是她去不了了……他以后会带着他的新娘去那边度蜜月吗?她动了动努力让自己清醒点:“轩……”“嗯?”“我爱你……”从未后悔。。。

  上官轩捏了捏她的鼻尖,宠溺地说道:“傻瓜……我也爱你……”

  “我们结婚后就生一堆的宝宝,你负责在家带小孩,我负责赚钱。”看着美丽的星空,他微笑的想着他们以后的事情:“等我们老的时候,身后就会有一堆小萝卜头喊我们爷爷奶奶。”

  怀里的人头慢慢地往旁边转,笑中带着泪看着客厅里的人。

  爸妈……以后你们要多注意身体……不要工作到太晚……女儿不孝……等你们老的时候不能服侍你们了……

  姐……希望你和林老师婚后幸福……以后一定要带着孩子来看我……林老师……你一定要让我姐姐幸福……

  阿姨叔叔……你们也要保重身体……帮我好好照顾轩……

  尹枫……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谢谢你给我的温暖……谢谢你疼我……

  最后……她吃力的调转视线,凝视着近在眼前的人,轩……我爱你……深爱……再见了……我爱的人……

  带着泪水的双眸缓缓的闭上,告别了一切的疼痛,也告别了所有爱她的人。

  当放在他手臂上的手滑落的那一刹那,他仿佛被人抽了灵魂一般,他不敢去看她,只能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他的晓妍还在……还在……就在他的怀里……

  不能自己的他最后实在忍不住,悲鸣的喊出她的名字:“晓妍——”

  听到外面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痛喊,厨房里正在熬汤的人,踉跄地退回几步,客厅里不能接受的韩伊美和莫雪直接昏厥过去,剩下的人只能流眼泪……天明山

  一座新墓碑前布满了鲜花,照片中的少女笑的那么明朗,韩伊美伸手抚摸碑上的照片。

  “晓妍啊……妈舍不得把你一个人放在这边……日晒雨淋的妈舍不得……”她的动作那么的轻柔,仿佛那不是照片是真正的晓妍一样。

  “妈……”莫雪想上去扶她,但她自己没有忍住,跪在晓妍墓碑前痛哭,嘴里不停地叫着:“妹……妹……”

  莫宏成跪坐在墓碑后面,低头看着,下面埋着他的女儿。晓妍啊……爸爸也好舍不得你……

  沈淑琴靠在上官炎身上,凝视着墓碑上的人,她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居然比他们还早先去。

  叶霏咬着唇哭着,心里一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

  身为晓妍朋友的林雪,哭到完全不能自己,她真的无法接受那个和她相伴的女孩就这么没了,那么善良的人儿,真的就这么没了。

  晓妍房间里,上官轩睡在她曾经睡过的床上,闻着他熟悉的味道,默默地留着泪,怀里抱着的是她在生前给他画的画。十八的年华,花一般的年纪。

  呼呼,就这么完结了,因为是第一本书,所以早就决定是悲剧收场了,请大家期待冥殇我的下一本新书哦~

  在这里冥殇我也想和大家说,如果遇到了值得你爱的人,请不要迷茫,爱要大声说出口,不要因为一次的误会或胆小而放弃,一旦错过了就真的很难在一起了。世上没有后悔药,有你也买不到!所以遇到可以过一生的人事,就不要大意上吧!!!

  这个暑假冥殇我会出新的作品,希望大家到时候来观看咯~^v^~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