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瞬行符篆
作者:云末霄 更新:2019-09-25

此时的陨星仙石中,刘云皱着眉头看着仙石上密密麻麻的各种阵纹以及道痕,脸上疑惑的神色不减。

这个时候紫瑶还在那口石棺前,蹙眉沉思着什么,刘云自从进到这仙石中就感觉到天尊塔似乎冥冥中与这里有什么关联,这时候紫瑶似乎与这所谓的石棺中人是熟识,他不好去打搅什么。

所以也不理会紫瑶的哀戚,现在只有想办法离开这里为妙。

思索一阵,刘云还是觉得只有破开这仙石上流动的阵纹,那才有可能解开禁制,然后一举冲出去。

但这陨星仙石的主人刘云也不知道是什么境界的高手,贸然出击没准就能让他万劫不复,想到这里,刘云额头上已经不觉得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那缚仙笼他也试着祭炼过,只是此宝的原主人神识之强远超过他,想要祛除留在里面的神识,只怕至少也得几个月才行。

刘云在这片不大的空间内急的团团乱转,忽然,他停下了脚步,眼中精光闪了闪。此时他想起来了吴琦留下的那卷古卷,没准里面记载着破阵的方法。

想通此节,刘云急忙拿出羊皮古卷,在刘云看来,游仙步激发到了急速会有破空的神通,但现在不能以身试险,只好看看能不能另辟蹊径。

照着古卷上的记载粗略的看了一遍,刘云在最末尾的制符篇里猛然看见一种瞬移符篆,心中难掩激动,古卷上记载的符篆叫做天地瞬行符,下面明显的记载着,只要法力足够,激发符篆可以瞬间移动,下面还有好多繁琐的讲解,这个时候刘云把白龙鹿放了出来,白龙鹿也是身具瞬移神通,没准这灵兽能对这符篆中描述的神通有特殊的见解。

眼下虽然没有现成的符箓,但制作方法却是有的。至于制符的材料,刘云前段时间还真得了不少修士的储物袋,相信材料应该会有一些吧。

他思及此事,赶紧将敲诈自吴琦的玉简拿出来,细细的琢磨起来。这时候已经别无他法,只能权当一试了。

对于制符之法刘云以前并没接触过,甚至连基本常识都仅仅是了解自紫瑶平时随意的告知。好在吴琦的这片破羊皮中对所有的步骤都介绍的比较清楚,刘云勉强能够看的懂。

这种空间转移之符在上古时期曾经是盛行一时的保命之符,可以让使用者在瞬间远遁万里乃至数十万里,这具体的功效是由制符之人的技术以及修为来决定的。然而如今这制符之法已经渐渐的失传,仅有一些不出世的隐世宗门中还有着一些零星的记载。

而吴琦却在古蛮山中,传说中有古老传承毁灭的山里寻到了这古蛮山原来所在的天符宗,而天符宗却是万里瞬行符传承下来的最完善的一个流派,而且天符宗的开山祖师爷曾经炼制出瞬间遁出三十万里之远的符箓,堪称一代制符宗师,千万后人中无能出其右者。

虽然天符宗已经破灭,但是一些精妙的炼制符篆的方法却保存的很完好,这种万里瞬行符最大的弊端便是耗费法力甚巨,若是受伤颇重之时,根本无力开启此符,而且瞬移之后的位置也是无法确定。或许也正是因此弊端才渐渐失传的吧。

刘云查看片刻后,慢慢的收回心神,然后赶紧将近段时间缴获的十来个乾坤袋拿了出来,开始一个个收敛制符材料。

幸运的是,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些灵兽的毛皮和几瓶不知什么灵兽的血液,其中都蕴含着丰沛的灵力,用来制符还是可以的。

这天地瞬行符的祭炼方法与其他的符箓都差不多,需要用心神控制灵兽之血在灵兽的毛皮上篆刻出一些特定的符文,这过程中需要消耗大量的心神和法力。而且这天地瞬行符是一种十分复杂的符箓,其符文之繁琐让初次制符的刘云头昏脑胀,好在一边与白龙鹿的互相神识感应中,白龙鹿讲解了这瞬行符是人类修士根据白龙鹿带有的天赋神通瞬移炼制出来了,白龙鹿对于其中所要掌握的要点也传给了刘云,有了这重保障,刘云只能咬牙坚持下去,为了逃生大计,他不得不耐心的篆刻着。

炼制灵符若是成功了,在完毕的一瞬间所有的灵力都会被封印在符中;若是失败了兽血和兽皮则会灵气尽失,无法再次使用。

半个时辰过去了,刘云身前的地上已经七零八落的丢弃了许多篆刻失败的兽皮。但他此时却无一丝不耐之色,全神贯注的投入到篆刻之中,仿佛入了谜般,将身周的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又过了片刻,忽然,刘云手中刚篆刻完毕的一张兽皮光华一闪却又立刻内敛,刘云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哈哈,终于成功了,真不容易啊!”

话音一落,白龙鹿嘶鸣着传音,却说不完善,刘云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面露苦色,只好重新来过,经过近一个时辰的折腾,白龙鹿再度轻轻的哼了两声,刘云知道这次炼制出的这符篆终于成了,嘿嘿干笑两声,不由的唏嘘万分。

他却不知道,若是别人知道他一个原本对制符一窍不通的人,却在仅仅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便制成了一张灵符,这样的天赋恐怕会震惊整个修真界。

因为在修真界中,一名修士从一窍不通道制作成功第一张低阶符,即便有师傅悉心教导也至少得一年的时间。

虽然炼制成功了,但具体效果如何,刘云却是无丝毫把握。因为这最后成功的灵符上篆刻的符文却是与玉简中记载有些不同。“不管了,先试试再说!”

但是看了眼仙石中所蕴含的强大灵力和阵纹,刘云也是一阵心虚,心中暗暗琢磨着还是不急,慢慢来。

这个时候他却不知道,在陨星仙石外面,原来聚集到这里来追杀刘云的修士已经全乱套了,若是得知这情况,不知道刘云还愿不愿意急着出去。

万里荒原中,一阵一边倒的厮杀正在进行中,除了几大魔门的天桥高手联合起来能勉强对付幽凰的幽冥之光外,其余的散修死的死,伤的伤,遍地伏尸。

幽凰毕竟是死物,对于已经没有灵智的幽凰来说,毁灭眼前所见的生命是本意,它便无比愤怒的尖鸣着,更加疯狂的追杀其他修士去了。

(调整一下思路,最近人生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