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三章 苏醒(大结局)三连章
作者:宅醉清风 更新:2019-09-25

“你那次受伤竟然留下了那么严重的后遗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是怕我担心?哎()!我要是早点知道也许就不会离开你了,我不是埋怨你,你别生气,我只是怨我自己......”

“你觉得这个山庄建的怎么样?这可是完全按照你的想法修建的,嗯,虽然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完工,可是这后面已经可以居住了,你看到那边的那片药田的吗?我把沐仙山里的好药挪过来大半,嘿嘿,老道竟然没吭声,他还是挺心疼你啊!还有,还有,院墙外面我让人种了一大片竹子,就在那个迷雾森林的边上,现在从沐仙山山脚直接过来不用再从道观那边绕了。别忘记了收藏本小说章节,方便下次访问www。jlgcyy。com我把那里布了个机关,从那里进出也方便。所以你不用担心会打扰到老道他们。”

“对了,临源师兄的小丫头今天过来了,吵着要你陪她玩儿,被我好不容易哄走了,那丫头小豆丁一个,脾气倒是不小,估计长大了,又是一个火爆性子。也不知道是随谁。”

周浩影絮絮叨叨的诉说着,只有轻拂的微风和树叶的沙沙声做伴,温柔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那张沉静的容颜。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还有一股淡淡的药香,一双纤细的手把一个装着一碗药和一碗灵朱果汁水的托盘轻轻的放在石桌上,悄声道,“小姐该吃药了。”

“嗯,放哪儿吧!你一会儿我来喂。”

小莲轻轻叹口气,悄然退走了。

周浩影重新清洁的一下手,.呆呆地凝视了珍珠一会儿,端起药浅尝了一口试试温度,然后拿起一块洁白的布巾围在珍珠的下颌处,开始一勺一勺的喂药()。终于一碗药喂下,又喂了小半碗灵朱果的汁水,才罢手。

轻轻的拭去珍珠嘴角残留的汁.液,又把她的手放到锦被下盖好,脸上没有丝毫的厌烦,反而带着一种轻柔醉人的笑意,只是笑意中那抹不去的忧伤让人都不敢相信这是那个从前的面瘫男。

突然远处飞驰而来一道蓝色.的小身影,大大的红鼻头略显焦灼的眼神,几下跳到周浩影的身上上蹿下跳着。

“醉醉,你干什么?”周浩影捏着小灵兽毛绒绒的毛把.它提溜起来。

“啾啾,啾啾,啾啾。”醉醉啾啾叫着,急的在周浩影的手.中不停地摇摆着小身子。

周浩影皱紧了眉,盯着小家伙,把它扔在一边,“去.去,一边玩儿去!”

可是醉醉仿佛.铁了心,又跳到周皓影身上死抓着他的衣角往外拽。玲珑这时也飞了过来拍打着翅膀,嘎嘎叫着。

周浩影只得让小莲看着珍珠,任由醉醉领着往外走去。

穿过山庄的后宅,走了不远就看到那潺潺流过的小溪,还有小小的瀑布,那朵奇异的银色花朵此刻呈现出一种绚丽夺目的七彩光泽,中间像是花蕊中有一个滚圆的像是七彩珠一样的东西在颤巍巍的抖动着,仿佛随时都要坠落一般。

醉醉小爪子指着花朵啾啾叫着,周浩影问道,“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啾啾啾!”

“那东西你给珍珠喝了也有好多次了吧!有什么用?”周浩影摇着头,转身就往回走。可是醉醉死拽着他不放,周浩影没办法,只好说,“那好,你愿意去采,那就去吧!我回去等你!”

可是醉醉依然死拽着不松手()。周浩影有些急了。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醉醉小爪子比划着连蹦带跳,周浩影渐渐有些看懂了,迟疑着问道,“你让我抱着珍珠跟你一起过去?”

醉醉高兴的点点头,蹦的更欢了。

“哎!好吧!拿你没办法,就当带她出来散心好了。”周浩影一边往回走,一边自嘲的说。

瀑布上方,周浩影抱着珍珠跟着醉醉轻轻的来到银色花朵的旁边,那花蕊上的七彩珠子竟然已经小的只剩下指甲盖大小了,流光溢彩仿佛有生命一般。

醉醉啾啾叫的更急了,指着花朵让珍珠去吸那颗珠子。周浩影虽然不知道醉醉的用意,不过这东西也不是第一次喝,只是这次醉醉没有用树叶去接而是让珍珠直接去唾饮,让他有些意外,可是珍珠没有苏醒,她又怎么去喝呢?醉醉的叫声催的周浩影已经不能考虑这些,只得小心地扶着珍珠的头让她的嘴唇去碰触花心。

花朵并没有像预料的那样卷缩起来,反而是花蕊的那颗珠子像是被什么搅动了一般,竟然化作烟雾从珍珠的嘴里一下就进去了。这让周浩影吃了一惊。也不知这对珍珠会不会有损害,后悔不该由着醉醉,应该先问问老道才对,哎,现在没办法,只好赶紧带着珍珠去找老道了。确定珍珠没事,他才能放心。

沐仙山山谷里,老道把着脉,捋着白胡须,微闭了眼睛,然后睁眼的瞬间精光乍现。

“珍珠的内伤已经完全痊愈了,只是......”

周浩影噌得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只是什么?师父是说珍珠能好起来是吗?”

老道摆摆手,让周浩影稍安勿躁,看着一屋子翘以盼的徒弟们,“我有话对皓影说,你们都下去吧()!”

“可是,师父......”临源还想说什么,却被临叶制止了,拉着他走了出去。其他人一看也纷纷回避了。

周浩影焦急的询问,“师父有话直说,我能承受的住。”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又是空欢喜一场,这种情形也不是第一次了,他早已经习惯,只是哪怕有一丝的希望他也要去争取。

老道神秘的一笑,“皓影啊!你是真心喜欢珍珠吧!”

周浩影诧异的回道,“师父,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没错,这辈子我跟珍珠都不会分开的,不管她能不能醒来,她都是我唯一的最爱。”

周浩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他已经经历了太多,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稳健的男子了,当年的稚气已经在他身上看不到半点踪迹。他甚至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勇敢的对珍珠说出我爱你三个字。只是希望他还有这个机会,否则他将懊悔终生。

老道满意的点点头,其实他早已明白周浩影的为人,这么问也只是最后一次确认一下而已,因为接下来他让周浩影做的事将很考验他的,怎么说呢,道德标准?底线?还是心?哎呀!反正很不合常理就对了。嘿嘿!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偶尔夜莺的叫声远远地传来。一间别致的竹楼里,透出微弱的灯光,蓝色的纱帐挡住了有些微凉的风,紧闭的门窗把所有的寂寞都关在门外。屋内只剩下温馨。忽然一阵风把紧闭的窗吹开了,纱帐随着风上下翻飞着,1ou出了屋内的人影,月光洒了进来,执着的同灯光争夺着照耀的权利,只为那床上绝美的容颜。

周浩影用渴求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珍珠温润的脸颊,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划过,落在莹润的唇角流连,黑而浓密的长睫毛微微的翘着,在眼睑处投下一丝阴影,粉嫩的唇瓣微微张开,仿佛在邀约着。而他的脸竟然也不可思议的红了()。看着躺在床上的绝美睡颜,周浩影的眼神从温柔变得热烈,仿佛要燃烧起来。

“珍珠,你不会怪我趁人之危吧!我也不知道老道说的能不能奏效,可是我不甘心,我想试一试,假如你真的能醒过来,那我认你处置,绝无怨言,要是你不能醒......反正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就算你不醒,我也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珍珠,你别怨我!”

周浩影紧张的颤抖着,手不停的打着哆嗦,还是坚定地把手伸到珍珠的衣襟前,扯住那根系着衣服的丝带一拉,衣襟被扯开。周浩影的脸像是越来越热,好像在打开一件珍宝,充满了渴望,期待,兴奋,和坚定。

终于洁白的肌肤裸1ou了出来,胸前绿色肚兜素雅的竹菊图呈现在眼前,白皙的颈部泛着丝绸的光泽,胸部微微起伏着,周浩影微眯了眼,小心翼翼的打量那高耸的胸脯,生怕惊醒梦中的人,虽然明知道她不会醒来。

终于下定了决心,闭上眼摸索着扯开系着的带子,肚兜应声而落,周浩影的心怦怦的跳着,仿佛要从胸腔里蹦出来,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眼前的场景,但是眼前的画面还是让他瞪大了眼睛,喉头不断的蠕动着,唾液不断地咽下,努力告诉自己,要镇定,镇定。

耳朵像着了火,耳膜不断的鼓动着,他什么也听不见,心神完全被眼前的人吸引,颤抖的手终于摸向珍珠的裹裤。一具散着诱人光泽的玉体呈现在眼前。

绝美的容颜,诱人的小嘴,精致的莹白如丝缎般的肌肤,胸前粉嫩的微微挺翘着,因为骤然的寒冷而起了一些细小的疙瘩。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莲花香气,密密的把周浩影包围起来,他体内像是有一头猛兽被唤醒,痴痴凝望的目光变得像是要把眼前的人吞吃入腹,颤抖的手在珍珠的身体上流连,引燃了心底最浓烈的渴望。手下是一片滑腻的凝脂,他的目光在珍珠的每一寸肌肤上徘徊,他曾经多么渴望能这么碰触她,现在他终于做到了,可是却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

竟管如此,那心底里隐藏已久的还是渐渐让他迷失了自己,他快的解开自己的衣裳,1ou出那早已等待已久的渴望,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的伸出手攀上那高峰,扣住那圆润的胸部,轻柔的揉捏,两指夹住那渐渐变得坚挺的,然后含在嘴里tian舐吮吸着,珍珠的肌肤渐渐变得火热,就像染上了一层胭脂()。

周浩影闷哼一声,出一种近呼嘶哑的吼叫声,喉头滚动着,像是突然失去了控制,低头攥住那粉嫩的唇,舌尖轻易的顶开微合的贝齿,长驱直入进入珍珠的口中翻搅,甜mi的汁液让他忘我的吮吸着,然后请咬住珍珠的耳垂tian舐啃咬,沿着颈部一路向下,叼住粉嫩的,乳晕渐渐扩大,在灯光下泛着光,珍珠的身体渐渐火热了起来,竟管睫毛紧闭,但是那越来越泛红的身躯呈现一种异样的美。

周浩影闷哼出声,难以压抑的让他的心脏跳动如鼓,一声声撞击着耳膜,他急剧的喘息着,听着珍珠的心跳越来越猛烈,仿佛与他的融为一体。

“珍......珍珠......”周浩影渴望的喃喃细语着,高涨的再也不能等待,小心的移到早已泛滥的桃花洞口,迷醉的吃吃凝望了一会儿,仿佛下定了决心,猛的推了进去。

珍珠浑身颤抖着,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楚,就连昏迷着眉头都皱了起来,脸上开始布满细密的汗珠,周浩影看着那床单上晕开的花朵,眼睛始终在密切注视着珍珠的神情变化,看到珍珠痛苦的样子,僵直了身体,不敢稍动,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滴在珍珠洁白平滑的肚皮上,他努力压抑着爆的,观察着珍珠的神情变化。小腹紧紧地收缩着,健硕的胸肌不断地起伏,终于在珍珠眉头舒展开来以后才放松自己的身体。

早已等待多时的再也不能压抑,紧致湿滑的感觉让他随着本能摆动起来,夜还很长......

始终昏迷的珍珠低声的呻吟着,随着身上的人影不停地动作着,周浩影终于闷哼一声,软倒在珍珠身上。一股热流窜遍全身,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私密处交汇,然后迅流出体外,极冷极热的两股气流冲击的周浩影浑身酥麻,汗水交织在一起,心跳紧密的鼓动着相同的节奏,身体紧密的贴合着,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慢慢从珍珠体内退出,小心的拿过布巾,仔细清理干净两人的身体,才舒了一口气。

拉过锦被盖好两人的身体,看着珍珠因为运动而变得绯红的面颊,指尖在她的嘴唇上轻轻的滑动。

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有没有用,现在一切就要看天意了,老道说过,珍珠体内的蛊毒经过冰魄魂玉不断地淡化,已经不足以威胁珍珠,要想珍珠能醒过来,只有想办法完全把蛊毒从她体内清除掉。也许这是唯一的办法,但是能不能成功,一切还要看天意,因为老道也没有完全的把握。

“珍珠,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了我们真正的新婚之夜,难道你打算一直这样睡下去吗?珍......珍珠......”周浩影突然停了手,瞪着眼睛看着珍珠不断轻微xian动的睫毛,那微微蹙起的眉头和努力xian动的眼皮,让他震惊的不知所措起来。

他蹭的一声坐起来,一眨不眨的盯着珍珠的眼睛,终于那双很久没有xian起的眼皮动了起来,他可以清晰地看到眼皮下不断滚动的眼球,沉重的眼皮终于费力的打开,珍珠迷茫没有焦距的眼神茫然的看着上方。

“珍珠!珍珠!”周浩影小心翼翼的呼唤着,生怕惊吓到她。又怕眼前的景象是一场让他空欢喜的梦,他已经承受不起这么巨大的打击了。

珍珠紧皱着眉头,身体传来的不适让她轻哼出声,根本不顾的其它,当她终于感到稍微适应了之后,才重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粉红的纱帐,那浅绿色的流苏在随着微风轻轻晃动着,微微侧头,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一张年轻但略显沧桑的脸出现在眼前,那脸上有着不信,犹豫,探寻,压抑的惊喜,而眼中是浓浓的思念的爱意。

“你......是谁......”略微有些嘶哑的声音细微的传来,让周浩影瞬间呆愣当场()。

他扑过去抓住珍珠的依然裸1ou的肩头,“珍珠,你怎么了?我是周浩影啊!你不认识我?珍珠!”

珍珠眼神越来越亮,隐藏的笑意终于再也关不住,“扑哧”一声,喷笑了出来。随即又“哎呦”一声,眉头皱的更紧了。

“珍珠,你到底怎么了?珍珠......”周浩影快要抓狂了。

珍珠白了他一眼,“影,我没事,刚才逗你呢?哎呦,我睡了多久?为什么这么难受?”

珍珠忍着痛,也因为刚刚清醒所以一时还没有觉察哪里不对劲。

“呃......”周浩影哑然,不知该怎样回答,突然想到两人现在还未着寸缕,手忙脚乱的抓起仍在地上的衣物就往身上套,他突然想到要是珍珠知道生了什么事会不会活剥了他。还有她刚刚醒来,也不知体内的毒解了没有?有心叫老道过来看看,可又觉得现在的场面让别人看到很不妥。只能先跟珍珠解释清楚再说。

珍珠终于觉察到不对劲,看到光溜溜的周浩影,再动动自己的手脚,终于意识到生了什么。

“周浩影!!!”一声震天怒吼响彻云霄。

珍珠醒来让所有人都喜出望外,进进出出的人一天都没有断过,不过看到周浩影顶着的熊猫眼,都知趣的没有询问,不过那促狭的眼神还是让珍珠万分不爽。

老道失踪了,不,应该说在听说珍珠醒来之后就跑到后山跟面壁的临音做伴去了,大有打死也不出来的架势。只剩下可怜的周浩影承受着珍珠的怒火,还不敢有一丝怨言。只是傻傻的笑了一整天。也不知心里子啊大什么鬼主意,连珍珠恶狠狠地瞪视都让他觉得如沐春风。

虽然珍珠醒了,可是两年的昏迷还是大大损害了她的身体,想出去透气是别妄想了,只能偶尔让周浩影抱到外面去享受一下阳光()。呼吸一点新鲜空气。

不过周浩影的脸皮似乎是越来越厚,经常把珍珠气的是,哦,也许是害羞的脸红扑扑的。

得到消息的德兰,迦南阿诺,卫朝阳等人都陆续赶到了沐仙山,就连观城等人也一个不落。可是大家都没有拿外面的事情去打扰她,只是送来了大批新鲜有趣的东西让珍珠不至于觉得憋闷。

卫朝阳更是以此地简陋为名,大肆派人修缮了甜mi目前居住的地方,在保持原貌的基础上,山庄扩大的三倍有余。只是派来服侍的人都让珍珠婉拒了,倒是十七等人还有第一批培养出来的密探都被调了过来,可以说现在的山庄已经成为大本营,

这两年来闻香斋,十二楼的生意在几个大掌柜的合力维持下依然在稳固展着,虽然规模并没有扩大,但是却是真正成为卫国无人撼动的存在,有卫朝阳的维护,他们想垮也是不可能的。卫朝阳对珍珠的愧疚使他两年来日夜难安,终于在珍珠醒来之后,他才真正松了口气。不过当他在与珍珠密谈之后,手里捧着一本薄薄的书走了出来,那通红的面颊显示出他兴奋的心情,让外面你的人都狐疑的产生不好的联想,仿佛,好像是被人调戏后才能出现的脸色。这样周浩影大大的吃味儿,脸色黑的跟锅底似地。

日子在一天天过去,沐仙山,乃至卫国,辽国,都在生着变化。这一切的源头都在那个充满神秘的沐仙山掌门身上生着。

————————最后的分割线

一座绵延百里的的山峰,却是独特的存在。那山下是一个繁华的小镇,从人们洋溢着笑容的脸上,就可以看出对生活的满足,和对未来的信心!

一个人人尽知,却又带着崇敬向往也许终生也不能到达的地方。一座竹林中开辟出来的庄园静静的矗立着。

明媚的午后,阳光暖暖的透过树梢洒下来()。诺大的山庄深处只听见树叶沙沙声。竹子的清香混合着广阔药田里珍奇药材独特的香气在空中弥漫。

一个蜷缩着睡在树下躺椅上的人,穿着薄薄的粉色绸衣,身体侧躺着,素色荷花在罗裙上静静开放,随着荡起的涟漪的微风如雨后凝1ou闻香浮动。

罗裙下,一只脚蜷缩着,脚上的袜子被登到了地上,1ou出白皙却有些大的脚,另一支也吊在脚上岌岌可危。宽广的衣袖被压在脸下,上面已经湿了一片,并且还在继续当中。微微的鼾声均匀的从稍微有些白的唇间溢出。

白皙晶莹透着光泽的细致肌肤,淡淡的出水润盈盈的色彩。小巧的鼻子微微xian动着,偶尔调皮的轻皱一下。黑如墨的长而浓密的睫毛不经意的微微xian动一下,还能看到眼珠在眼皮下转动着。浓淡相宜的眉仿佛随时都能变得神采飞扬起来。

这时,院子拱门处走来了一个伟岸沉静的男子,一身蓝色绸衣随着步伐飞舞出层层波浪,却没有出一点儿声音,手里拿着一盘冰镇改良品种的西瓜。眨眼走到躺椅跟前。轻轻的放下手里的盘子,看着睡着的人儿皱了一下眉,又转回后面的屋中取来一件披风轻轻搭在她身上。

本就快醒的人被他轻微的动作惊醒了,扇动着挺翘浓密的睫毛上下眨动着,“唔,你回来了!嗯!”不由又打个哈欠。

“嗯!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哦!不了!那几个赖皮虫走了没有?”女子眨眨眼,以使自己更清醒一点。

男子好笑的蹙了一下眉,“没有!”

女子睁大了眼睛,“他们想赖一辈子啊!”其他人好说,大不了手下人辛苦一点儿,可是里面还有一国之君呢!

“大赖皮怎么说?”

“他说你的书写的不详细,身为一国之君应该拥有广博的知识,现成的老师既然请不动,他只有上门请教,直到学会为止()!至于国家嘛!暂时扔给某个倒霉蛋了!”

某女忍着笑,“那小赖皮呢?”

“他说你偏心眼儿,好东西都给了大的,连个渣儿都不剩给他,他打算赖在这里直到你公平为止!”男子想象着某个耍赖的脸庞,笑意更深了!

女子睁大了水剪明眸,差点儿没喷出来,“喂!有没搞错!我可是正宗的卫国人,凭什么要把东西白白的便宜了他!想要,除非拿东西来换,我可从不做亏本儿的买卖!”想占便宜也得看看对象,以为自己是辽国皇帝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所以他派人回辽国去搜罗国库去了,估计能搬来不少好东西!”男子让女子坐在他的腿上,双手环住女子的腰,看着女子神采飞扬的脸庞!轻轻的抚弄着女子眉间一道不明显的伤痕。叹息一声!

“怎么捣蛋鬼也不管管他!”

“嗯!基本上,她没空!她正在享受当盟主的感觉!”

“喂!她什么时候又去抢我的位置啊!”女子不满的挪动一下身体,引得男子轻声呻吟。

这个德兰都是皇后了还是闲不住,跟阿诺简直是一对活宝。

“你老是不去,她作为二号当然有权替你处理一些事情啊!”

“可她放着自己的丈夫不管,仍在咱家,不怕我给她拐跑了啊!”女子扭动的更加厉害了!

“她不怕,因为有我在啊!不过你要是再乱动,我不介意提前证明给她看!”男子闪着的眼盯着怀中一无所觉的人儿()。

“啊!!!”

不等女子说话,男子欺身吻住女子有些白的唇,辗转吮吸,气息交错。直到女子气息不稳的推开他大口的呼吸。双手紧紧地抵着男子的胸口,一张脸红的烫!

“你偷袭!”女子控诉!

“我是正大光明的!”

“你......”女子气的嘟着嘴,不满的瞪着男子。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这么能说会道了!

男子看着女子被亲吻的有些肿,但却红艳了许多的唇。这才是应该的颜色啊!不过那眸子盯着红唇舍不得移开眼睛,慢慢的眸子的颜色愈加深沉,黑的紫,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女子察觉了,连忙用纤细的手捂住唇瓣,带着你又想欺负我的光芒看着男子。

男子叹息一声,把女子搂在怀里,紧紧地,像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嵌在自己的心中。

“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女子僵硬了一下,闷闷地声,“我~我不知道!”

“等你身体再好一些,我们就成亲,好不好?我不想再等了!”

听了男子略带幽怨的话语,女子抬起脸,“你确定?这次不会又不告而别了吧!”她可不想当个深闺怨妇,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

“不会!放开你一次已经足够了!我不想再犯第二次错误!”周浩影坚定的说。

女子唇角勾出大大的弧度,晶亮的眸子使整个世界都色彩缤纷起来,用手点住男子的唇,“好!”

主动凑过去吻上安心的存在()。既然吃都吃过了,拴住他也是应该的,她还想跟他到处走走呢,在逍遥山庄闷的够久了。

于是就在这一天整个天下动了起来!

沐仙山的新任掌门傅珍珠大婚,各路英雄也来庆贺他们的盟主新婚之喜,更加惊奇的是卫国,辽国的皇帝,皇后都出现在逍遥庄,他们才知道,原来逍遥山庄的主人卫皓影乃是卫国的“逍遥王”。

花团锦簇,红灯高挂,喜宴一直持续到深夜,本该洞房花烛的一对新人却被两个捣蛋的一国之君灌得是酩酊大醉。这大大满足了他们的恶趣味,也稍稍缓解了他们腌在醋缸里的心。不过等他们走后,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的两人相视一眼,笑的像打了个大胜仗,早知道他们不安好心,所以提前服用的解酒药还真是对了。

“哎呀!你干嘛?”

“不干嘛?拖衣服睡觉!”

“别动,我自己来!”

“嘿嘿!还是我来吧!这么沉重的劳动怎敢劳动娘子大驾!”

“娘子真难听,叫老婆!”

“老婆?什么意思?”

“傻蛋,就是娘子的意思!”

“哦!那还不是一样!”

“那怎么一样!老婆比娘子好听多了!喂,喂,你别动手动脚......”

“......”

然后,红烛高照,人影迷醉。

第二天()。

“珍珠,这是我亲手雕刻的一枚印章,本来应该昨天给你的,不过我怕你不肯收,所以一直等到今天。”卫朝阳递给傅珍珠一枚通体碧绿的四方印章,有一寸大小,上面只写了两个字,“辅国”。

“皇上,你猜对了,这个我不能收,珍珠自问没有那么大能力,我所做的只是把我看到的想到的告诉你而已,至于怎么做完全取决于你,辅国二字我担当不起,你还是收回去吧!”

珍珠淡淡笑着,看着越来越有威仪,也越来越勤勉的卫武帝,只要卫国能安宁,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与其把那些东西烂在肚子里,还不如捡能用的告诉他,至于能做到哪一步就要看他自己了,她其实帮不了他许多。

周浩影搂着珍珠的肩,冲卫朝阳点点头,“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这些虚名不要也罢。”

两人相视一笑。浓浓的情意无须太多语言表达,彼此都可知。

卫朝阳无奈的叹息一声,他不是没想到这个结果,可是他能为他们做的实在有限,这枚印章不单单代表他对珍珠的认可还等于给她一枚尚方宝剑,他知道未来的卫国离不开珍珠的指点,国家的大局还需要她随时来为他掌握方向,这一点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辅国之女”的预言又怎么能是空穴来风呢?

卫朝阳瞥了一眼傅珍珠,拿起玉印挂在了珍珠腰上,转身走出了大门。

珍珠等人愣住了,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国之君会做出这样不合时宜的举动,硬把玉印塞给了傅珍珠。望着越走越远的背影,傅珍珠知道,这下不收也得收了。

从此卫国有一座神圣的存在,它可以左右天下朝局,却从不参与朝廷事务,百姓们把那座神秘的山庄叫做,“辅国逍遥庄”......

后记

天下人,天下事,有时候是不能按常理来推断的,一场意外的穿越成就了一段传奇的预言,可是那预言到底算对了?还是错了?人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傅珍珠不知道她现在是改变了命运还是顺从了命运,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人活的快乐,随他们去吧()!对也好,错也罢,斗也斗了,争也争了,最后还捞了个极品帅哥相伴,她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想起前生,想起那个被她诅咒了无数遍的倒霉拖拉机司机,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上天借那个人的手把她送到了爱人的身边,原来的过往就当是美好的回忆,把它埋在心灵的最深处,有时会想起前世的家人,虽不能身边尽孝,也只有默默地祝福他们长寿,平安。

(完结)

《辅国之女》到今天为止就全部结束了,感谢所有一路陪某宅走过来的亲们,是你们的支持和鼓励让我完成了这本书,虽然书中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你们却给了我最大的包容,其实开始写这本书也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起源于我的一个梦,结果上传到网上,居然意外的进入了VIp,一路写下来,我认识了很多朋友,虽然我这里上网不是很方便,但是却每天过的很充实,

《辅国之女》的后半部分其实写的跟我原来的设想有些出入,傅珍珠与周浩影的感情是应该经过携手御敌和逃亡才得到进一步升华的,可是我预期的就是六十多万字,如果再写就显得有些拖沓,幸好前面已经有些铺垫,即使让他们很快确定彼此的感情也不会显得突兀,所以还是决定做一些修改,才有了很短的一段营救戏份。希望这里不会让亲们感到别扭。否则就真是我的罪过了。

好了,不多说了,某宅的下一本书还在准备中,短期内不会上传,我会随时在《辅国之女》这本书中给大家布信息,希望到时亲们还能继续支持我。白白!!!

吉林小说网为您提供辅国之女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阅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