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 阳光下的幸福
作者:雷诺 更新:2019-09-25

两年后。

夏夕把图最后检查一遍,在备忘录里登记好,靠在椅背上揉揉酸胀的眼睛,看看电脑上的时间已是十一点多,想,今晚只能到这儿了,总是有画不完的图。她收拾好东西离开办公室时,还有几个同事在电脑前用功。

夏夕轻手轻脚地进家门,见卧室的灯还亮着,走到卧室门口张了张:“你还没睡?”

顾峥唔一声。

夏夕迅速洗漱好钻上chuang:“赶紧睡吧。。。”叹气:“明天又是忙碌的一天。”

顾峥靠过来:“你们这一个多月怎么总是这么忙?天天都要加班。”

“快要交底了,等忙完这阵子就好了。”

顾峥把台灯熄灭哂笑:“这个忙完还有下一个,怎么可能好。”他伸臂搭在她身上:“夕夕,你一直在吃药?”

“药?什么药?”

“避孕药。”

“嗯。”她闭着眼懒懒地答。

“夕夕,我们也不年轻了,妈妈都催了好几遍。”

“没有啊,妈妈上次还跟我说看我们自己的安排。”

顾峥无奈:“我妈妈。”

夏夕唔两声:“怎么也得等忙完这阵子。。。”

顾峥贴近来,手滑到她衣服里,半晌见她一动不动,想是睡着了,自己也没了兴致,翻身睡去。

这样天天加班的日子又过了一个多月才结束。交底的那天晚上,夏夕组里全体拉出去庆祝。吃完饭大家照例约着去唱歌,夏夕说:“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我埋单。”

同事起哄道:“赶着回去陪老公啊,老公有什么好陪的,天天看还不厌啊。”

夏夕笑:“再多嘴自己埋单。”

夏夕回到家时家里漆黑一片,嘀咕一声:“还没回来。”拨通顾峥的电话,关机,不满地嘟囔:“搞什么!?“

等得无聊夏夕歪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着没头没尾的电视剧,看完黄金时段继续看,直到将近十一点才听到门响。

顾峥进来看见夏夕,很是诧异:“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不是说有活动吗?”

“他们去唱歌了,我不想去,想着回来陪你,结果你又不在。”夏夕噘着嘴撒娇。

顾峥把外套甩在沙发上,拉松领带,俯下身子吻了吻她的唇:“一会儿就来陪你。”

夏夕拽着他的领带,笑,拉长声音软软道:“不行,现在就得来陪我。”说完手上用力拉近他,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湿吻,娇笑道:“这个怎么样?”

“马马虎虎。”顾峥轻轻压在她身上:“如果能每天就更好了。”

夏夕抽去他的领带,由上至下慢慢地解开他衬衫纽扣,呢喃着:“对不起,顾峥,这段时间我太忙了。。。”她埋在他肩头,闻到他呼吸中淡淡的酒气和身上清新的香皂味道:“从现在开始你可不能喝酒了。。。”

顾峥含糊道:“怎么?”

“你不想开始准备么。”

顾峥把埋在她胸前的头抬起,笑道:“好。”啄了啄她的唇:“等我会儿,我先去洗澡。”

夏夕诧异:“你还要洗澡?”

顾峥笑:“怎么可以不洗澡?很快就好。”他在她额头印下一吻,走进浴室。

夏夕直起身子坐在沙发上,觉得有点凉,把敞开的衣服扣好,还是冷,翻出一件毛衣披上。

顾峥从浴室出来见夏夕坐在书房的电脑前,俯下身子从后面抱住她:“别弄了。。。我抱你到床上。”

夏夕微笑着轻轻挣开他:“我刚才想起还有一点尾巴没弄好,今天非得做完不可。要不你先去睡吧。”

顾峥粘在她身上耍赖:“不管有什么,明天再做,啊。”

夏夕垂下眼:“今天真的不行。”她晃晃他的手:“对不起。”

顾峥叹气:“我等你。”

“别。。。别,不要。。。挺麻烦的,可能要弄到很晚。”

夏夕在书房呆到午夜才回卧室,黑暗中轻手轻脚地钻上chuang,暗暗松了口气。

机场项目交底后的夏夕并没有清闲下来,仍然是成天加班。这天又是十一点左右才回到家,进门却见家里灯火通明,顾峥坐在沙发上,电视开着。

夏夕微笑道:“怎么还没睡?”

“等你。”

夏夕手上的动作停顿片刻:“不是说了会晚回来么。”把包挂起来:“一下子就热起来了。”

“夕夕。。。”

“嗯?”

顾峥拍拍沙发:“来。”

“我先去洗澡,累坏了。”

顾峥坚持地看着她,夏夕沉默片刻,坐到沙发的另一边,一脸疲惫。顾峥挪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夕夕,你这样还要忙多久?”

夏夕垂下眼盯着自己的膝盖:“我也不知道。”

“你还在吃药。”

“啊?哦。”

顾峥无声地叹口气:“你上次不是说要开始准备了么?”

夏夕吞吞吐吐:“那个。。。嗯,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

“你有心事?”

“没。”

顾峥叹口气,揉了揉脸:“什么时候可以准备好?”

“我也不知道。”

顾峥沉默半晌,冷声道:“你是现在没准备好还是永远都没准备好。”

“。。。我该去洗澡睡觉了,明天还要去工地。”夏夕站起来。

顾峥拽住她,用力把她拉到沙发上,身子压上来,目光中带着一丝恶狠狠:“你什么时候可以把他放下!?”

夏夕皱眉,不悦道:“和他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顾峥冷笑:“你有没有把这里看做你的家?有没有操心过家里的任何事情?有没有把你当作我的妻子?”

夏夕沉默半晌,推开他坐起:“顾峥,我承认自己做得不够好,可是你不能这样指控我。那件事早就过去了,现在翻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我也希望已经过去了,可是你问问你自己,真的过去了吗?你敢说你心里没有他?你的心根本就不在我这里!”

夏夕叹气:“我们结婚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想起他。”

顾峥冷笑:“你骗谁!?”沉默片刻语气悲凉地说:“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夏夕无奈道:“我没有不爱你。”

“哦?你是怎么爱我的?这几个月你有哪天是十点钟之前回来的?你每天和我说过的话数都数得出来。你还记得我们上次zuo爱是什么时候?”

“。。。顾峥,我这段时间是很忙,没有关心你,可是同事都在加班赶进度我也不能不做。。。”

顾峥打断她:“机场项目结束后呢?你又在忙什么?。。。你到底是工作忙还是找借口不回家?”

夏夕垂头不语。

顾峥撑着额头:“我这样和没有老婆又有什么区别?甚至是不如。”

夏夕咬着下唇,沉默半晌小声道:“这是你在外面寻找慰藉的原因吗?”

“什么!?”顾峥一震,放下手扭头看着她。

夏夕仍然低着头,手掌放在腿上:“前几天有个人来找我,以前跟着赵亮谈项目时来过我们院,我起初以为是来谈公事的。。。”

“。。。你相信她说的?”

夏夕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你都不问我说的是谁?你知道是谁对不对?”她停顿片刻幽幽道:“我当然不会相信别人说的,我犯过一次这样的错误不想再犯第二次。。。所以,我想听你说,顾峥,你来告诉我。”

“。。。无论她对你说了什么,都不是真的!”

“她喜欢你不是真的?”

“。。。这个。。。我不清楚。”

“她不是对你表白过么。”

“夕夕。”他握住她的手:“她喜欢我又不是我的错,你不能因为这个指责我。”

夏夕看着他,目光中满是悲哀:“我当然不会因为这个,其他呢?你和她之间没有其他事情么?”

“没有!”

夏夕轻轻推开他,苦笑:“顾峥,我虽然迟钝可是并不笨,项目交底的那天。。。”

房间里一片死寂,只听得见墙上钟的指针一格格地走动。

良久,顾峥抬起眼哀求地看着她。

“你。。。”夏夕想说话,却发现声音嘶哑,嗓子干涩无比,她清了清嗓子:“你有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我喝了点酒。。。我们又很久没有。。。”顾峥想解释,却发现这个借口苍白无力。

夏夕极力压抑着声音的颤抖:“你没有喝醉,没有被下药,没有被陷害,你是在清醒状态的对不对。”

顾峥闷了半天,挤出一句:“对不起。。。”

“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听到这句话。。。我希望永远都不要听见别人说‘对不起,请原谅我’,可是。。。”夏夕苦笑着,眼泪慢慢滑下,身体抑制不住地战抖。

顾峥扑上来,紧紧地抱住她:“夕夕,我爱你,我只爱你!”

夏夕一震,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只不过上次是她弄错了,这次才是真正发生过的。人的一生为什么总是在这里绕圈子,从一个圈子绕到另一个圈子,总也绕不出去。别人说在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可是我为什么总是在同一个地方跌倒。

夏夕轻轻推开他:“顾峥,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顾峥松开她,垮下肩膀,脸上满是绝望。

夏夕垂头坐着,沉默不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夏夕小声说:“我明天搬回去。。。”

顾峥爆发出一声“夕夕”就不知该如何继续,拉着她的手恳求地看着她。夏夕扭头不看他,轻轻挣脱了他的手。

夏夕搬回家没几天夏母就找她谈话。她刚搬回家时夏母以为是他们小夫妻闹别扭,还数落了她几句诸如“不能一吵架就回娘家”之类的话,夏夕回以“我知道分寸”。顾峥对夏母的坦白让她心痛不已,女儿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再一次受到这样的打击。

夏母劝解夏夕:“夕夕,宽恕也是一种美德,如果你的原谅能让自己今后生活得更幸福,为什么不这么做呢?我看你这段日子也不好过,你还是放不下他。与其这样两个人都痛苦,不如就原谅他,我看他是真心悔过了。”

夏夕沉吟半晌:“妈妈,是顾峥让你来劝我的?”

夏母叹气:“就算他不找我我也会这样劝你。夕夕,顾峥是个好丈夫,对你那是没话说,这次只是一时糊涂。你年纪也大了,离了婚上哪儿再找一个这样的人?。。。”

“妈妈,这不该是评判是非黑白的标准。”

夏母叹气:“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黑白,大多数时候是不黑不白。很多时候我们做选择不是看对错,而是看怎么对自己最有利。离婚后你得到幸福的可能性比原谅他要小得多,为什么不看开些呢?再说,顾峥对你还是很有感情的,一心以你为重,和那些感情出轨的男人又不同。。。”

夏夕打断母亲的话,悲哀地说:“既然有这样的感情,而且他明知我知道后会怎么做,为什么他还要。。。究竟是因为一时的侥幸还是什么?”

夏母叹气:“夕夕,你还是不了解男人,男人在这种事情上更容易犯错,特别是别人主动的时候。忘了这件事,该糊涂的时候糊涂一点日子才能过得舒心。”

“他为什么要给别人创造这个主动的机会?为什么不能在只有火苗的时候就熄灭它?。。。”

“夕夕,不能太钻牛角尖了。”

夏夕沉默,是我要求太高了吗?男人都是这样的吗?难道我追求的只是一个理想。

结束与母亲的谈话后,夏夕想,为什么总是女人处在原谅的这个位置,为什么男人会忽视女人的感受。我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我会这么难过?我爱的人为什么总是给我伤害?为什么要由我来做这个艰难的选择。不原谅他,自己痛苦,原谅他,心里也不会好受。

顾峥来找夏夕时,她告诉他自己想冷静一段时间,希望他不要打扰。几个星期后一个周五,她给顾峥打电话说晚上回家吃饭。

夏夕一进家门就闻到了熟悉的饭菜香,这几个星期来未曾光顾的泪水夺眶而出。顾峥听见门响从厨房迎出来,见她如此情状拥着她轻轻拍着她后背,等她止住泪水柔声道:“饭马上就好。”

晚饭时,顾峥不断寻找话题缓和气氛:“方墨要结婚了,十月。”

夏夕微笑:“他。。。”又摇了摇头:“挺可惜的。”

顾峥笑:“怎么,他老婆不好么?”

“没有不好,只是那么真的一个人他没有。。。”夏夕叹息。

顾峥有一刻的愣神:“。。。哦,对了,赵亮老婆怀的是个儿子,他高兴得不得了。”

夏夕的神情怔怔的。

顾峥有些懊悔,怎么今天总说错话。他握了握夏夕的手:“是不是又想起米维了。”

夏夕轻轻唔了声。

“。。。周远有没有消息?”

夏夕摇摇头,黯然道:“每次给他发邮件都只是回一个‘很好’。。。他。。。他像是在自我放逐一样。”

“夕夕。。。”顾峥坐到她身边:“他会走出来的。。。夕夕,我们,我。。。”

夏夕沉默半晌,小声道:“我来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

顾峥瞬时浑身发麻,手脚冰凉,好半天才知道抱紧夏夕:“别走,夕夕,别走。”

夏夕不语。

“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只要一次机会。”

“。。。顾峥,我们结婚的时候我没有预想过你会要我给你这样的机会。”

“。。。我可以发誓,再也不会有的。。。”

“结婚的时候你也发过誓的。。。顾峥,如果发过的誓都能承诺的话这世上也没有离婚二字了。”

“夕夕,你,你不再爱我了么?”

“不是,我。。。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我去收拾东西了。”

顾峥拉住她,好半晌叹气:“你别走,我搬走。”

“不,还是你留下,你又没有别的地方住。”她坐回他身边:“顾峥,这些天我想了很多,我的确不是个好妻子,一直以来都是你照顾我,我从来没有好好照顾过你,也许就是这样你说我不爱你。。。我对你的感情的确不是死去活来,没有你就活不成的那种。我以为我们的感情就是生活,两个人老了之后回想一起走过的日子,没有痛苦,没有波澜壮阔,只有一件件的小事,你记得我的习惯,我也记得你的。。。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走下去。。。”

“可以的,夕夕。。。我们可以的。。。”

“我检讨了一下自己,我也做得不够好,没有好好经营我们的婚姻,没有照顾到你的情绪。顾峥。。。我不怪你,只是我自己不能接受。”

顾峥收回伸出去握她的手,她不怪他不恨他,那么她是看得透彻了。如果她恨他,在那样一种强烈的感情下还有可能重新接受他。知道她会这么决绝的吧,当时真的是yu望迷了眼还是想报复她对他的忽视,他也不知道。

顾峥只顾自己想得出神,没发觉夏夕已在卧室收拾自己的衣物。等他回过神来,也走进卧室帮她一起。他替她收拾首饰,她不喜欢戴其它的首饰,除了耳环,买了一对又一对,配不同的衣服。手上只有一个铂金婚戒,这之后也会拿下来吧,订婚的那个小钻戒戴上婚戒她就收起来了。顾峥不禁想到方墨未婚妻手上那个将近两克拉的订婚戒指,当时他还为方墨的表达方式诧异,方墨轻描淡写地说,要这个还算简单的。

夕夕不要这些简单的物质,那么她要什么?她要的是爱和忠诚,纯洁的爱,至高无上的忠诚。看来还是方墨说的对,钻戒实在是一个太容易给的东西。

我给了她多少爱?顾峥问自己,也不够多。几年前我们两人在N城相依为命的时候,我的确是全心全意爱她,一切以她为重。回国后,要忙于事业,分心的事太多,认为她已经是我的了。我要求她配合我,做她不愿做的事,懒得陪她逛街,连大多数买给她的礼物都是秘书代劳。

顾峥看看面色平静的夏夕,走上前轻轻拥住她:“夕夕,对不起,不是因为那件事,而是。。。我没有让你幸福。”

夏夕稍仰着脸用力撑着不眨眼,半晌轻声叹息:“我收拾好了。”

顾峥拎起箱子:“我送你回去。”

帮夏夕把箱子搬进她房间,离开前顾峥说:“我把房子估个价,过段时间把钱汇给你。”

“不用了,公司总需要投入,再说,我也不怎么要用钱,自己的薪水都花不完。”

顾峥苦笑:“夕夕,你就不能让我给你点什么。”

“不是这样,只是钱放在我这里我也不会用,光贬值了,你现在又是用钱的时候。”

顾峥思索片刻:“那好,我不给你现金。。。夕夕,你。。。”他停住不语,本想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可是这样的话又有什么意义。

夏夕那几天有个任务,接待法国来的专家,带他参观机场一号候机厅和二号工地。航班上午到,她等在国际到达的外面,听见机场广播报从巴黎来的那趟航班已经降落,估摸着出海关还有一段时间,不用这么火眼金睛地盯着。

国内到达那边一片喧哗,夏夕百无聊赖地看过去,一眼就见到人群中的周启明。他微笑地回答着不知哪个记者的问题,明晃晃的闪光灯不停照在他脸上,夏夕觉得如果他不是戴着墨镜眼睛非得晃瞎了不可。

隔着一段距离,夏夕第一次这样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他。他还是那么俊朗,嘴角含着笑,不是赌气的高兴的羞涩的笑容,而是经过排练千篇一律的那个笑。墨镜遮住了他会放电的眼睛,也遮住了他的想法。

夏夕见他从容不迫地回答问题,一点也没有在她面前的那个无措样子,不禁莞尔,看来自己以前真的很欺负他呢。他是一个明星了,有自己广阔的舞台,有他的喜爱者追随者,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夏夕嘴唇动了动,小声说,周启明,祝你幸福。

卡麦特先生走出海关给夏夕一个大大的拥抱:“很高兴见到你,夕。”

夏夕向他问好后询问:“你想先去酒店还是看看候机厅?”

“既然已经在这里当然先浏览一番,我们先从外面看起好吗?”

夏夕点点头,领着他走出机场大厅,亚热带夏末明晃晃的阳光斜斜地射过来,照在每个人的身上。夏夕稍稍眯起眼睛,默默祝福,希望这阳光下的每个人都能得到幸福。

周启明那天的行程虽然是定好的,但是时间没定,没想到一出机场通道就被一些神通广大的记者围上,照相机不停地闪,七嘴八舌地发言。助手们把他护在中间,示意他们一个个地问,其实无非也就是那些关于他退到幕后的问题。他摆出完美微笑,心不在焉地塞给他们几个标准答案。眼角不知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在墨镜的掩护下他将眼神投过去。

茫茫人海中,周启明一眼看见了他的天使。她长长的卷发盘起,侧过脸和旁边的人边走边说,脸上的表情柔和而自信。她步出机场大厅,迎面扑来的是明媚的阳光,斜上方射下的阳光沐浴着她的全身,像一束来自天堂的光。

她还是天使,可是她已不再是他的天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