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作者:千代的爸爸 更新:2019-09-25

202【始元二年】

“怎么样?”离天亮还早,陈昂没有睡,一直等到陆盛铎进宫回话。

陆盛铎行了礼:“并没有验出异样,更没有验出中毒。虽然的确有些匪夷所思,但现在看来先皇有可能真的仅是病故而已。”

陈昂摇了摇头:“这一石激起了千层浪,有多少人只是想拔掉魏池?又有多少人是想借此找到我的把柄?”

陆盛铎对陈昂突然让他接手戴桐琒的异样有过一些猜测,现在看来倒是猜中了一二。

“在我看来,我们的人到不至于和王家勾结,但王家的确有些蠢蠢欲动了。”

“国力衰弱始于内乱,王家竟然不能给我喘息的机会,既然戴桐琒依旧见不得魏池,那就让他对付王家去好了,毕竟他还是知道轻重的,这次还是我的不对,以后还是得把他俩隔开。”

陆盛铎点点头:“魏池这边我会盯着的,他的状况的确不大好。各部都打过招呼了,只要卫青峰不提开棺验尸,谁都不会提。毕竟朝局初定,谁也不会像那个二愣子似得揪住不放。”

“胡杨林在哪里?”

“他就在外面。”

“让他进来。”

胡杨林听到传话,赶紧进来行了跪拜礼。

“戴桐琒的人查到了么?”陈昂揉了揉额头。

“是季潘。”

陈昂有点吃惊:“就是他推举到江南的那个人?”

“回皇上,就是他。”

“哼,”陈昂冷笑了一声:“给他打个招呼,才华横溢之人何必充作他人走狗。”

“是!”胡杨林磕了头,退了出去。

东方已经微亮,初秋的凉意渐渐袭来。陈昂找不到睡意,依旧坐在案前看那一的烛光。这么多年来,见了太多,经历了太多,做过帝王,做过贱民,饱食过终日,挣扎过饥渴,然最猜不透的还是世道人心。

究竟是谁杀了陈熵?

这不仅是个悬案,也是个命题。

多少人认为卫青峰在发疯,又有多少人唾弃魏池残酷无情?

自己呢?是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谜底就在自己手里,只是不敢说出罢了?

然而这一切却都没有答案,就像是陈熵的死因成谜。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饥饿逼迫自己思考,思考帝王之道,人臣之路,浮生之计,本以为浮华飘渺的参悟其实都会回归简单质朴的论题。

所以,不会再有任[热,门.小'説。 网]何事会扰乱我的内心了。

卫青峰,其实我感谢你这样追求正义的人,但是这份感谢动摇不了我的决心,我早已不再是我,我也早就不再拘泥于正义的本意。魏池,你在痛苦中煎熬么?这也许就是你一生都走不出去的怪圈,你受益于君臣之纲,又受累于它,你还需要多久才能体味它的真谛?

天终于亮了,上朝。

这么多天以来,魏池是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依旧是衣冠楚楚的样子,但是脸色略微苍白。站定位置后,大家发现卫青峰站在他的对面,显然这别有一番安排。大家小心翼翼的站在他们身边,尽量压低了议论的音量,脸上都用寒暄的表情来掩饰关切。

大殿非常大,站得下所有的给事中,许多给事中和卫青峰一样,是第一次参加早朝,但新奇的感受冲淡不了内心的愤怒,这一群人显然安静得多,表情晦暗难明。

卫青峰的脸更加平静,他甚至没有对魏池怒目而视,他只是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就像魏池只是他眼前众人中普通的一个。

陈昂进入大殿后,大家安静了下来。

“众位爱卿平身。”

然后是例行的朝报。朝报结束了,所有人都扬着耳朵等陈昂发话。

“近几日来,相比诸位爱卿都已经知道了,给事中的卫青峰大人上了一道奏疏,对先皇的死因表示了质疑,三法司前几日会审,却没有结果,这个事情是个大事,也不能全压给三法司,今天早上大家就议一议,有想法的大家都说一说。”

郑储先站了出来:“因为是卫青峰大人先上的奏疏,而且也提供了证据,所以还请卫青峰大人先说。”

卫青峰走出队列,但眼睛却看着魏池。

“回陛下和各位大人的话,臣要说的,已经在奏疏里说的很清楚了,在刑部,在三司会审,甚至当着魏大人的面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现在还是要看看魏大人准备了怎样的话。”

众人都转向魏池,一半观望,一半幸灾乐祸。

魏池站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站出来,虽然不是第一次参加早朝,但是他却难以抑制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回皇上和各位大人的话,下官其实莫名惊诧,毕竟下官不知道为何一个信封会引起如此大的波澜,诚然,先皇驾崩之情确有疑点,但臣并非近臣,并不照顾先皇的饮食起居,见面议事均要恪守礼节,如此怀疑,臣定难接受。”

“魏大人误会了,下官从指认过您直接谋害先皇,下官一直都认为,这件事和魏大人必有联系,而魏大人必然知道杀人真凶。”

魏池冷笑:“如果我知道杀人真凶,我便不会纵容真凶。也不会默认先皇搬去合德宫养病。”

卫青峰叹了一口气:“并没有人知道先皇会去合德宫养病,为何魏大人会知道。”

魏池失笑:“卫大人这个话问的好奇异,如果真对此有异议不防问问合德宫的公主殿下。”

郑储咳了一声:“卫大人不要东拉西扯,魏池你也要注意措辞,你就直接回话便行。”

“回郑大人的话,先皇移驾合德宫的事情,臣确实不知道,只是因为先皇多时行踪不定,所以臣便前往兼任镇国一职的长公主殿下一处商议此事,长公主对臣下坦言了事实,仅此而已。”

郑储正要开口,陈昂打断了他:“胡杨林,把魏池的话逐一记下来,拿到长公主那里问话,立刻回来回话。”

胡杨林行了一个礼,退了出去。

“据内侍监记载,先皇搬去合德宫后,病情有所稳定,但恰在魏大人造访那一日后,病情急转直下,最终驾崩。不知魏大人对此有何解释。”

“本官不是郎中,没有解释。”魏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卫青峰冷笑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这是内侍监记录的魏大人和先皇最后一次谈话的情状的,还请皇上赎罪,臣在此不能朗读,要先给魏大人看。”

这张纸在之前从未出现过,大家不禁有些好奇,都紧紧的盯着魏池的表情。只见魏池平静的接过那张纸,读了片刻,脸色便发白了。

“可笑,”魏池把纸交还给卫青峰:“本官想知道,是不是想要栽赃一个人,任何情状都能拿得到?合德宫的事情,为何长公主殿下会不知道?如此一张没有署名的纸片,满纸荒唐之言论,有何可信?如果臣真有不臣之心,何必冒死到禁宫之内救先皇?何必为了京城死战?”

纸上写了什么?众人禁不住议论了起来。

卫青峰没有搭理魏池的雄辩,只是淡淡的说:“下官还有人证。”

郑储打断了卫青峰的话:“有证据为何不呈上来!你在这里打哑谜成何体统!”

“卫青峰,不要认为朕一直对你多有忍让便愈发放肆,把证据呈上来。”一直态度温和的陈昂突然冷冰冰的开口了。

卫青峰不屑的一笑,将那张纸交给了太监。

陈昂的脸却看不出任何变化:“你说有人证,人证在哪里?”

这次轮到卫青峰面露惊讶:“在东宫内侍监。”

林家?大家不约而同的闪过了这个念头。

正义论着,胡杨林回来回话了:“回主子万岁爷的话,长公主殿下表示魏池所说,一切属实,还请皇上明察。”

陈昂点点头,亲自把那张纸交到了胡杨林手里:“你去问问卫青峰这个证人是谁,把他带来。”

胡杨林这次出去了许久才回来:“回主子万岁爷的话,臣到东宫查访了许久,并没有这样一个人,又到查了内侍监户名,也没有这样一个人登记在案。同名同姓的人倒是有一些,都在殿外候着,要不请卫青峰大人一一来指认?”

卫青峰思索片刻便明白了:“胡大人,不可能,这个人不只做过先皇的内侍,还做过太上皇的内侍,臣下虽然不认识他,但是胡大人您是锦衣卫指挥使,你确定你还要去内侍监查名字?”

“卫大人高估本官了,本官升任指挥使并不久,之前主管江南务,对宫内确实没有大人想的那样熟悉。满朝诸位前辈在京城呆的比本官久,哪位认识的不妨站出来说明,本官愿听教诲。”

刚才议论的众人全都禁了声,此刻再蠢的人都听出门道了,所有人都低着头看着地,就连郑储都一样。

卫青峰看着魏池,魏池移开了目光。

大殿里突然安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

“魏大人,”卫青峰看着魏池:“您,于心何忍,良心何安?”

“慢着!”

魏池正低着头,突然听到胡杨林一声大喊,才刚刚抬头就只见到卫青峰的影子从眼前一晃而过。在寂静的大堂上,一声令人心悸的闷响,大臣们惊叫起来,卫青峰抱着大殿的梁柱缓缓的滑坐下来,柱子上鲜红的印记就像是用笔墨涂写出来的一样,透露出愤怒的力量!

你们可以选择沉默!

但我却不能!

“叫御医!叫御医!”胡杨林率先喊了起来:“魏大人!魏池!魏池!”

魏池觉得天旋地转,紧绷的弦终于断了,眼前那红色的一切终于一黑。

“你醒了?”

魏池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陈昂穿着便服坐在他床前。

“王爷?”

“你叫我王爷?”

“啊,皇上。”魏池从床上爬了起来,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像要断了一样。

“一切都结束了。”

“卫青峰,死了?”

陈昂点了点头。

“这一切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的。”魏池捂住了自己的脸,止不住的颤抖。

“但是都会结束的。”陈昂拍了拍魏池的头:“我派人送你回去。”

第一场秋雨卷去了燥热,京城骤凉。

“我,回来了。”魏池迈进了大门,见戚媛早已在门口等候,面上欲言又止。

“进去吧。”魏池握住了戚媛冰凉的手。

“胡大人都对我说了。”

魏池勉强笑了笑:“总比受封义的时候好受,害你担忧了。”

戚媛不经意间叹了一口气:“进来吃饭吧。”

躺到床上的时候,魏池想起了戚媛的叹息,是啊,自己也没曾想到会有这样一天,会有这样一个结局。

第二天,魏池终于回归原职,继续到大理寺当值,林宣似乎有话想说,但却又欲言又止。其他同处一科的人看似来往如常,但那气氛却变了。

压抑。

魏池独自坐到案前,打开了宗卷。

之前积压的案卷很多,足够忙碌很久了。

日子终会像流水一般过去的。

朝堂内外,大家似乎默契的将此事遗忘,但冰冷凝涩的气息却依旧蔓延着,挥之不去。

只有胡杨林偶尔来找她喝酒聊天,谈一谈有趣的事情。

“会不会有一天我连你这个朋友都失去呢?”秋冬交季,魏池和胡杨林又相约去给杜莨扫墓,当看到坟头杂草丛生的时候,魏池忍不住问。

“不会的。”

胡杨林把酒洒在坟前:“杜莨不是也一直都在么?”

立冬,日出变得越来越晚。

五更的梆子过了,魏池坐在椅子上一边想着这两天手上的案子,一边等戚媛来给她梳头。

戚媛拿起梳子,突然,手却停了

“你怎么了?戚媛,你怎么哭了?”

“用手一梳……里面密密的全是白发。”

魏池感到戚媛抱着自己瑟瑟发抖,滚烫的眼泪沿着自己的鬓角流下。

“抱歉,抱歉,抱……歉。”

帝国蒸蒸日上,陈昂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看完了今天的奏疏,内侍进来通报:“皇上,大理寺的魏大人求见。”

陈昂有些意外:“哦?等朕见过了内阁就安排他进来。”

内阁来谈的是今年海运的事情,谈完已经天黑了。陈昂想起魏池在外面等了一个时辰,便一边招呼他进来一边问他吃饭了没有。

“陛下,”魏池沉默了片刻:“臣是来请辞的。”

“嗯?”陈昂以为自己没听清。

“臣是来请辞的。”魏池重复了一遍。

“出什么事了?”陈昂屏退了左右。

魏池摇摇头:“只是需要离开了,皇上忘了么?臣本该很早就离开的。”

“可我现在需要你帮我!魏池,我们终于走到了今天,我曾经向你承诺的帝国就要在我们眼前实现了!我们的商船将通达世界,会发现数不清的事物,不只是帝国的荣耀,每一个国民都会因此而荣耀!魏池,你不想和我一起亲手缔造这一切么?你看,这就是世界!这是荷兰商船带来的世界地图,远比我向你承诺的更加精彩!”

“不,”魏池看着眼前精美的地图,表情平静:“皇上,臣必须离开了。”

“抱歉。”

十二月初六,冬季的第一场大雪来临,魏池等来了他派往南直隶的调令,所有人收拾好了细软,准备向南京出发。

胡杨林前来送行,魏池站在码头和他玩笑:“你说的对,我那个宅子风水不好,守不住官运。”

胡杨林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运河平静的水面。

“老爷!老爷!东西都搬好啦!可以开船啦。”船上传来梅月呼呼扎扎的喊声。

“胡杨林。”魏池抬头看着他的侧脸,就像是十年的光阴要在这一瞬凝固。

“你走吧,”胡杨林推了他一把:“到了南京,给我写信。”

魏池点点头,扶着船夫的手走上了甲板。

船渐渐挪向河心。

“到了南京!给我写信!”胡杨林朝河心喊。

“好!”

站在船尾的人最终越变越模糊,淡出了繁华的一切。

浪涛敲击这着船底,船舱轻轻的摇晃,魏池坐下来,要了一杯热茶。

“不看看窗外么?”戚媛想要卷起帘子,因为她知道,她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用了,”魏池笑道:“没有你想的那样悲伤。”

炭火让船舱暖和了起来,魏池靠在软垫上,贴近戚媛的耳朵:“去了要给我买最好的丝绸,做几件裙子,好不好,大当家的。”

戚媛笑了:“好好好,给你做一百套。”说着,还是拉开了帘子,寒风混着雪吹了进来。

冬季的京城是凝固的,河面的薄冰稀疏的裂开,河岸两边是灰色的房顶。一个小媳妇缩在河边洗萝卜,两只手冻得通红。

魏池听到船夫在向她吆喝:“别洗啦,快回去吧,一会儿出太阳就要化雪啦,别看不是下雪,可冷啦!”

小媳妇抬头笑了笑,没有理他,只是卖力的洗着。

十年了,太多的人,太多的事,竟然无从想起,离开,回归,耻辱,荣耀,黑暗,光明,十年前自己懂得几分?十年后又懂得了几分?忠诚,背叛,遗忘,铭记,愧疚,坚持,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什么?十年后的自己又失去了哪些?转眼间,雪停了,耀眼的光芒将原本灰暗的天地描出曲线……

“天放晴了……”魏池说。

“嗯……”戚媛接过了魏池手中的茶盏:“天放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