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们一起,回家(全文完)
作者:天雅 更新:2019-09-25

“人家司空童子说了,不让拿那些东西,否则我们万一惹恼了他,就不好了。钱到了那边,咱们一起努力,总会有的。”舒扬翻了个白眼,只要人在,什么都会好的,在意那些东西做什么?

“你是不是怕到了那边会吃苦,你后悔了?”想到这个可能性,舒扬猛的掉头看向马原,佯装生气的怒目瞪着马原。

“哪里的事情!不拿就不拿,我会努力的,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你们娘俩饿着。我力气大着呢!”马原赶忙申辩。还在说着,司空童子就突然出现了,手里头拿着那面镜子。

“恩哼!我来啦!”假模假样的司空童子咳嗽一声,示意两个人将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

“太好了,司空小神仙,我家宝宝要跟我一起回去,你说怎么回去呢?来的时候他是在我肚子里过来的。”属羊看到司空童子就立刻抱着磊磊冲了上去,一脸讨好的媚笑着。

“这个啊?要不这样吧,那个装巧克力的盒子还在不在?”司空童子看了看她怀里的磊磊,小家伙现在极其好奇,伸手去摸司空童子的绿色肚兜,嘴里喊着:“小哥哥?抱抱!”

司空童子显然被喊得僵了一下,伸出自己肥嫩的手来却现自己要抱的话可能会手短了一些,于是尴尬的收回手去,从虚空中抓出一根棒棒糖来递给他:“弟弟乖,哥哥抱不动,给你吃糖。”这孩子,倒是跟磊磊谈得拢?舒扬看得心中暗暗诧异。嘴里却一刻不敢停,让马原去房间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木匣子拿过来。

马原抱着那木匣子就出来了,古色古香的花纹,可不就是那个装巧克力的匣子么?舒扬将里头地巧克力都倒出来。看着司空童子貌似喜欢的样子,讨好的笑着递了过去:“味道很好的,我们回去以后还能买,您这忙得都没时间去买,就送给了你吧?”

司空童子点头一脸老成地应允了:“行。都给了我吧,一会儿小弟弟就睡这里头。你们抱着这匣子,到了地方打开就行。”

“你看,孩子还不够大,你能不能将他变回原来的大小?否则我们回去后不好交代啊。”舒扬谄媚的笑着。磊磊小家伙也会凑趣。肉嘟嘟的小手拉上了司空童子的手,还摇啊摇地很亲昵很依恋的样子。

“行!你放进去吧,等出来就恢复到原来地样子了。”磊磊小朋友的杀伤力无穷啊,司空童子被摇晃了两下,立刻举手投降,笑眯眯的答应了。

舒扬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那小匣子:“这个。放不进去吧?太小了。而且。不透气呢!”

“你放心。小地变大些就行了嘛!透气更加不需要考虑。我不会拿这小弟弟地性命开玩笑地。”司空童子嘴上说着。将镜子对着小匣子一照。立刻变得大了许多。放下一个孩子那是足够了。司空童子拉着摇摇晃晃地磊磊让舒扬放下。带着他往小木箱走去。磊磊倒是真地跟着司空童子投缘似地。跟着他就走了过去。到了箱子边上。司空童子指着木箱说:“乖乖弟弟。爬进去。哥哥带你去玩儿哦!”

磊磊小朋友二话不说。就往里头爬。只是这胳膊腿儿地。哪里来地力气?一头就栽了进去。惹得舒扬尖叫一声。生怕摔坏了。冲过去看时。却正好看到磊磊一脸笑容地从里头爬起身来。坐得好好地。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司空童子冲着磊磊一笑。手一挥。箱子就盖上了。舒扬有些无助地看着马原。马原鼓励地拉着她地手。走过去将箱子抱起来。却是轻若无物。司空童子看了看太阳。手中镜子斜斜地将阳光照在舒扬三人身上。一道雪白地光柱亮起。光柱越来越亮。等光柱消失地时候。舒扬三人消失在了光柱中。

司空童子满意地点头。收起铜镜正准备闪人。天空中一声威严慈祥地声音响起:“司空童子擅自开启时空隧道。让凡人穿越。你可知罪?”

司空童子顿时脸色惨白。跪倒在地上。嘴里喊着:“菩萨饶命。菩萨饶命。童子知错了!”

“知错还要犯!罚你跟着本座,往后好好普度众生。”话音一落,天上降下五个金箍,将司空童子的手脚脖子都套起了来,在金箍的束缚下,司空童子立刻摆成了童子拜观音的造型,双手合十虚空升了上去,嘴里还沮丧的念着:“遵法旨。”

从时空隧道中一掉出来,舒扬就现,自己回到的是自己家里,竟然骑在瓷马身上,马原坐在自己后面,手上还抱着装磊磊的小箱子,小小的瓷马,哪里坐得下三个人?马原立刻就被挤了出去,跌到了瓷马后面的柜子边,手中的箱子磕在瓷马上面,一声脆响下,瓷马碎成了片片跌在地上,连同瓷马上的舒扬。

掉到地上的舒扬来不及喊痛,立刻爬起来去瞧磊磊。

磊磊已经从箱子里滚了出来,这孩子已经恢复到了两岁多的身量,只是竟然睡着了,浑身上下却是没有伤痕,脖子上还戴着那块观音挂件。舒扬将磊磊抱起来,往房间走去,孩子的房间,还保持着原样。将孩子放好,舒扬回头看向马原。

马原正一脸迷惑的看着房子,嘴里只是问:“为什么,我感觉这里很熟悉呢?”说着往舒扬房间走去。

“熟悉吗?呵呵,往后这就是我们的家。”舒扬环顾了一下,家里头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多了许多灰尘。回头看看马原,那长可不能再留着,于是递过毛巾短裤什么的让马原去洗漱,马原进了浴室,开了水就开始洗澡。边洗还一边好奇:自己怎么会使用这些东西的?

洗完出来却看到舒扬在忙碌的搞卫生,家里地灰尘被清理干净,东西摆放整齐后,家里就有了生气。

看到马原出来。舒扬放下手中的抹布,去拿了剪刀和剃刀出来,微笑着说:“不好意思,我要给你把头剪短,你不会心疼吧?”

“不会。”马原愣愣的看了看剪刀。老实坐下了,有些奇怪的问:“为什么我总觉得很熟悉呢?”

“熟悉么?呵呵。我也觉得熟悉。”舒扬没有多话,开始给他清理,很快,马原地头就都剃光了。看着穿着沙滩裤光头的马原。舒扬靠在浴室的门上,眯着眼睛笑。

马原被笑得莫名其妙,起身来看镜子里的自己,看到自己的模样地时候,也很是好奇,仔细一看,却又觉得眼熟。再仔细一想。却不知道到底哪里见过自己这个样子,想着想着就打了个喷嚏。舒扬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打开浴室的浴霸。同时关门出来,让马原在里头洗干净身上地头,打开电视,电视里的新闻入眼一片红,放的是卖年画福字对联的,这里,竟然已经接近年关了。

手机开机,拨通那个梦里拨打了无数次地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不敢置信的狂喜声音:“扬扬?是你么?”

“妈,我回来了,明天我就回家。”舒扬哽咽了,许久以后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我外孙子呢?”那边强自压抑着哭泣的声音传来。

“磊磊好着呢,明天我带他和你女婿一起回去看你和爸爸啊!”舒扬说着,眼眶里的眼泪却怎么都忍不住了,稀里哗啦的往下流。

“爸爸呢?他身体好些了没?”想着马远说的,爸爸身体不好,不知现在怎样了?

“她爸,快来!是扬扬!她明天带着磊磊和女婿回来看咱们,声音远了些,大概是妈妈将电话拿到了一边喊爸爸来接。

跟老爸通完电话,知道老爸身体已经有所好转,说好第二天回去看他们以后,舒扬又打了个电话给公公婆婆,亲人呢,始终是牵挂地,就算马远留在了那个地方,自己和马原也要将公公婆婆当做自己地亲人来孝敬。

老人一听到是舒扬的电话,却很担心地先问磊磊怎么样了,听舒扬说磊磊身体很好以后,竟然都不敢相信。最后舒扬保证孩子很好,并且说过年带孩子回家,老人才欣喜若狂的答应着挂断了电话。

生活迅走入了正轨,舒扬对外说马远再次失去了记忆,但是身体还是很好,对于第二次失去记忆地人,大伙儿都还能接受,看到健康的磊磊,老爸老妈都是喜极而泣,抱着心肝肉肉的喊着,都很疼爱,磊磊却是对去了古代的记忆似乎都忘记了,这样也好,舒扬暗暗松了口气,这样就不会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小米生了个女儿,白白胖胖的,大成爱极了,直接取名叫艾米。就是爱小米的意思,小米胖乎乎的脸上一脸幸福的笑意,到舒扬家吃饭的时候,看到马原憨厚的笑容还有些不能释怀,偷偷问:“他真的改好了?不会再去找凤姚了吧?”

“不会了,凤姚现在怎么样了?”舒扬微笑着回答,对于那个伤自己最深的朋友,舒扬已经没有了恨,只是为她可惜,多漂亮的女人啊,非要选择这样的一条路做什么呢?

“她啊?出国了,她那个男人靠不住,最后也就没在一起,跟了个老外,出国了,我们这些原来的朋友,都不跟她玩了,我还怕她来勾搭我家大成呢!这样的女人,以前我真是瞎了眼。她不出国还能怎么?现在所有朋友都已经不愿意跟她来往了,连她妈妈都骂她。”小米说着还冲着地上呸了一声。买了些东西,带着两大包衣物,舒扬跟马原再次踏上了回公公婆婆家的路。

转车,再转车。渐渐的,入眼的都是一片斑驳的白,再过去,竟是一片雪白,下雪了!舒扬腿上坐着欢呼雀跃的磊磊,旁边坐着一脸宠溺的笑容剥着橘子的马原:“磊磊,来,橘子剥好了,里头的籽要吐出来,知不知道?”

“知道了,爸爸真好。”磊磊接过来,先剥下一瓣塞进了马原嘴里,再喂了一片给吃醋的舒扬,然后才自己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

因为下雪路滑,车子走着走着,就停住了,前面堵车了。

看着前面延绵的车队,舒扬有些愣神,难道,又要走夜路?

果然,到了地方,已经漫天星斗了,只是漫山白雪让山路清晰无比,不需要再用电筒了。

舒扬抱着孩子,马原在前面一步一个脚印的背着两个背包走着,边走边提醒舒扬:“注意脚下,滑着呢!”

舒扬嘴里笑:“知道了。”脚下却突然打滑,一屁股坐了下去,疼得两眼黑的舒扬心里头直苦:“老天爷喂,我不想再扭一次脚了!别折磨我啊!”

马原丢了背包就跑过来,将怀里的磊磊接了过来放在一边站着,手伸过来帮舒扬摸了摸脚踝:“怕是严重了,开始肿了,骨头倒是没事,里头的筋怕是拉伤了。”大冷的天,舒扬疼得出了一身汗,只能点头:“对,我完全动不了这只脚了,怎么办?”

“妈妈脚疼吗?我给你吹吹,爸爸背你。”磊磊蹲下身来给舒扬摸脚,嘟着嘴来给她吹。舒扬却还是疼得两眼黑,没缓过劲来,只是强忍着疼痛说:“谢谢宝宝。”

“没事,我背你。”马原看了看背包,不等舒扬说什么,就将背包往路边的灌木丛中藏,“大晚上的,没人会来拿,我把你背回去再来拿。”

将舒扬身上的背带拿下来给磊磊套上,挂在身前,将舒扬拉上后背背上,在白雪覆盖的小路上,一步一步往山路上走着。磊磊高兴极了:“哦!爸爸又背我们罗!”

舒扬微笑,将头靠在马原的肩膀上,没有说话。马原走着走着却突然全身一震停了下来,舒扬奇怪,问:“是不是走不动了?放我们下来,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扬扬,我想起来了。”马原突然说出了一句话。

“想起什么来了?”舒扬没有反应过来,随口问。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抬头正好对上了马原饱含了深情的双眸,在雪光中如同一汪深潭,定定的注视着她。

“爸爸,快走啊!我们回家!”磊磊见马原停下,着急了,捶着他的胸口喊。

俩人对视一眼,微笑。马原嘴里回答着:“好!我们回家。回家。”抬脚再次往山路的尽头走去。

舒扬紧了紧攀着马原的双臂,在他耳边轻声说:“老公,我们一起,回家。”

(全文完)

这本书写完了,新书稍后会开,天雅的亲亲们请继续,天雅会更加努力。多的就不说了,新书正在开大纲,大纲好了以后,会开始更新,更新度肯定会比这本书快。争取质量比这本好。

天雅不奢望一步登天,对自己的要求不高:一本比一本更好就行了。只是亲亲们的,就像红牛一样,能在天雅觉得累了的时候,提供更多坚持下去的动力。如同登山,只要坚持不懈,只要总能上一个台阶,总有一天能登上山顶。

天雅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