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者:忘川鱼儿 更新:2019-09-25

  陆诺然的银行账号已经全冻结了,他说懒得重新办,让十刷无恨把钱直接汇到了夏远的账上。

  夏远陪陆诺然去街上转了几天,了解市里油漆销售的情况。

  看完以后,陆诺然说对夏远说:“你们市还真不适合把店开大了,还是先开家小的吧,前期十几万投资足够了,油漆,涂料,稀释剂,固化剂一块卖。反正是小店也没必要分什么淡季旺季,我们今天在上河街看的那间店面就不错,先把门面租下来装修,我再去跑工商税务,证件半个月应该能弄好。”

  当时俩人正在家里吃火锅,夏远一边点头,一边把往锅里放鱼丸。

  陆诺然又说:“店名就取[诺远]好不好?”

  夏远听了这话,突然万年难得一见的有点不好意思,含含糊糊的哦了一声,装着专心的捞白菜。

  陆诺然拖着凳子往夏远身边凑,和他并排坐着,一直盯着夏远看。

  夏远偏头看他一眼:“干嘛?”

  陆诺然弯着眼睛笑:“晚上我俩一块睡吧。”

  “别了吧,我怕睡着了,一个不小心把你那玩意撞一下…伤口开裂,血流不止什么的…”

  陆诺然黑线了一下,挺了过来,继续努力游说:“都一礼拜了,早已经好了。你老睡沙发会腰疼的,你们这冬天又挺冷的,我俩一块睡吧,暖和点。”

  夏远啃着白菜,点了点头:“好。”

  陆诺然立刻笑的见牙不见眼的。

  夏远敲了敲他的碗筷:“吃火锅吧,菜快熬烂了。”

  吃着吃着,陆诺然又停了下来,问夏远:“还有多久过年?”

  夏远想了想:“还有一个半月吧。”

  陆诺然沉吟着说:“这么算来,等把店装修好,所有证件办齐,已经快过年了。这个时间实在不太合适,要不我们过完年再开张吧?”

  夏远点点头:“嗯。”

  夏远拿勺子捞了几个鱼丸放陆诺然碗里。

  陆诺然吃了一个鱼丸,忽然又发愣了,然后看着夏远笑。

  夏远奇怪的看他一眼:“又怎么了?”

  “我爷爷住在福建乡下,我俩去看看他吧?”

  夏远被半颗鱼丸卡在食管里不上不下的差点噎死,好不容易咽了下去瞪着陆诺然说:“我,去看你爷爷?”

  陆诺然笑嘻嘻的点头:“是啊,福建也不冷,我们去那边过年吧。”

  夏远心里忽的出现了一个很恶毒的臆测:“你不会…是想早点拿到股份吧?”

  陆诺然忍不住笑出声来,伸出手抱住了夏远往怀里揉:“这主意不错。”又低头去亲夏远的脸颊:“我俩不告诉他不就行了,这事我父母肯定也不敢告诉他,你就陪我去看看他。我爷爷虽然身体还好,但毕竟年纪大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去了,有生之年让他见见孙媳妇也好。”

  夏远把陆诺然推开,抽出纸巾擦去脸上的油渍,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说:“孙媳妇?”

  陆诺然迅速改口:“人生伴侣。”

  夏远看他认错态度好也没计较。

  考虑了一会,有点为难的说:“过年不行吧,我妈这边…”

  陆诺然说:“要不我们过完年去?”

  夏远想了想说:“好吧。”

  还不到十点,陆诺然说困了,一边打哈欠一边很积极的把自己扒得只剩内裤。

  陆诺然早早就躺进被子里,美曰其名为帮夏远暖被窝,一捂进去就被冰冷的被褥辆的一直抽气。

  夏远想灌个热水袋给他,陆诺然连连摇头说不用,你上来我就不冷了。

  夏远洗了个热水澡,也上了床。

  夏远刚洗完澡,身上暖烘烘的,被窝里立刻暖和了。

  陆诺然把人抱了个严实,心满意足的长叹口气。

  躺在床上亲亲摸摸了一阵,陆诺然条件不允许也没太出格。

  俩人躺在一起小声说着话,看着对楼窗户里投映进来的灯光。

  早晨时,床边的手机响了,小提琴的铃音。

  陆诺然伸出手在枕头边四处摸着,摸到了手机翻开盖,贴在耳边,迷迷糊糊的喂了一声。

  夏远听陆诺然打完了电话,问他:“是你姐?”

  陆诺然点点头,继续侧身抱着夏远,下巴上有点青色的胡茬,贴着夏远的脸颊轻轻蹭着。

  夏远觉得有点痒,往旁偏了偏头:“出什么事了?你爸妈现在消气了吗?”

  陆诺然笑着说:“我姐说爸妈坐早上的航班回意大利了,我爸还没消气,不过对我的经济制裁已经解除了。我妈还让我打电话给她。”

  “那你快打个电话给她吧。”

  “等晚点,现在他们还在飞机上。”

  夏远点点头,又问:“你的卡已经能用了?那你的店还开不开了?”

  陆诺然说:“开啊,为什么不开。我只管进货,请两个人去站柜台,我每天去转转就行,也不用操多大的心。亏是不会的,不过大钱也赚不了。你们市里的经济不怎么景气,也没有做大的必要,我还不如多陪陪你。开了店只当买个身份,以后你向人介绍我的时候也好有个头衔啊--陆诺然,陆老板,卖油漆的,我男朋友。”

  夏远轻声笑了两声:“好啊,那你跟人怎么说我?夏远,夏老板,卖神器的?”

  陆诺然笑眯眯的点头:“多配啊,就这么说。”

  年轻健康的身体,体温都很高,依偎在一起丝毫不觉得冷。

  夏远觉得有些出汗,把被子松了松,手伸出了被子枕在脑后。

  “我向我妈提过你了,她说让我把你带你去给她看看。我妈性格很开朗,对同性恋也没偏见,我们晚上一块回去吃饭吧。”

  陆诺然嗯了一声,手搂着夏远的腰,往怀里紧了紧:“手别放在外面了,会着凉的。”

  夏远朝他笑了笑:“好。”把手收进了被子里。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