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作者:温暮生 更新:2019-09-25

光天化日,当街杀人,这如果按照大周刑律是重罪,但慕容玉自持身份,完全不顾忌周围的目光,以及那些被骇住的路人,看劳赤的手下们将尸首清理干净了,便自顾自地重新坐上车,还撩开窗帘对依旧站在下边的呼延元宸道了一句,“宸哥哥,快上来,你不是还要带我去吃好吃的吗。”

呼延元宸摇了摇头,也跟着上了马车,随即一队铁甲护卫又在车后站好,护送着马车缓缓离去。

宁渊动了动手指,似乎在掌心里捏了什么东西,然后不动声色地放进袖袍里收好。

“这……这简直成何体统!”金玉郡主在儒林馆门口杀人,显然惹怒了许敬安,眉头皱得紧紧地望着那些扬长而去之人的背影,“此事,老夫一定会禀明皇上!”

宁渊见没人注意他,悄然从人堆里退了出来,回到儒林馆中自己的屋子里,关好门,将袖袍中一张纸条拿了出来。

纸条是方才呼延元宸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悄然塞给他的,而呼延元宸做得这般小心,宁渊也看得出来他是在提防那个劳赤,毕竟这位金玉郡主的护卫瞧着就是个不好糊弄的高手,甚至于,宁渊还隐隐察觉到,那劳赤虽然是金玉郡主的护卫,却总有些在监视呼延元宸的意思。

等宁渊将纸条展开,细看了一番,发现事实同他想预料中的没多少出入,呼延元宸现在的确是在那劳赤等人的监视中,而不见踪影的闫非,原来是被劳赤给囚禁起来了。

那日呼延元宸匆匆辞别宁渊而去,便是接到了闫非传来的书信,说金玉郡主突然来了华京,并且还带来了身为燕京皇族护卫队队长的劳赤,劳赤是夏太后的亲信,也是燕京中有名的高手,武功深不可测,呼延元宸只能先行回去应付。

呼延元宸此次以永逸王爷是身份来大周,身边随行的人虽然多,可是有不少都是夏太后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不过在来大周后的一段时间里,那些眼线实在碍事,就被呼延元宸明里暗里地处理了大半,而夏太后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发现她安插的人手根本不能给她传回什么消息后,便借着这次金玉郡主要来大周的机会,顺势让劳赤跟了过来,目的便是要牵制呼延元宸,劳赤也不负重望,带来的手下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让呼延元宸难以分心之外,更是找了个理由,以闫非对金玉郡主不敬为罪责,将这位呼延元宸身边最得力的手下给看管起来了。

那张纸条上的内容,便是让宁渊稍安勿躁,暂时不要去找他,免得惹祸上身,因为劳赤奉了夏太后的命令,一心想让呼延元宸娶了金玉郡主,如果被劳赤察觉到宁渊和呼延元宸关系不一般,说不定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

宁渊看完纸条后,手指一运劲,便将纸条搓得粉碎,然后起身在屋内来回走了几步,眼神闪烁个不停。

夏太后之前不是想要将呼延元宸除掉吗,为此更不惜与司空旭和庞松等人暗地往来,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却又想撮合他同自己的小妹了?

宁渊不知道的是,夏太后为保自己儿子的皇位稳固,一开始的确是想将呼延元宸除之而后快,可是这位表面上闲云散漫不怎么管事的皇子,却没她想象中那么好对付,自己有一身好功夫不说,暗地里还有一股不知道什么时候组建起来的势力,这让夏太后投鼠忌器,之前于司空旭等人联手,便是她的一个试探,当然试探的结果更让她看不透呼延元宸的深浅了,她又不想撕破脸皮,无奈之下,只好选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便是让呼延元宸娶了自己小妹,变成他们的自己人。

反正慕容玉自打第一次见到呼延元宸开始,便对这位英武俊逸的皇子很是有好感,也不算强扭的瓜,此事若成了,不但威胁尽消,没准呼延元宸手底下的那股势力还能为夏太后自己所用,算得上是一石二鸟。

可惜她曾亲笔修书给呼延元宸,询问他有关此事意向的信函,统统石沉大海,夏太后不耐之下,便给劳赤下了一道暗命,让他借着这次前来的机会,想办法让呼延元宸和慕容玉生米煮成熟饭,到那时,呼延元宸肯娶慕容玉当然是最好,但如果他依旧是不愿意,那么夏太后也师出有名,可以名正言顺地狠狠扒下他一层皮来。

只是劳赤来华京也有好些天了,但呼延元宸防范严密,就算他身边的心腹下人们被连番打压,依旧让劳赤找不到机会来实践夏太后的命令。

“杀身之祸……难道他们在这华京中,还敢暗地里对朝廷命官开杀戒不成,呼延也当真是太小心了。”宁渊摇了摇头,金玉郡主倒也罢了,就算歹毒了些,也只是个嚣张跋扈的小姑娘,不过从呼延元宸递给自己一张纸条他都要小心翼翼地来看,那劳赤才当真不是个好应付的主。

想到这里,宁渊顿住步子,转身又出了房间。

之前他不知道呼延元宸发生了什么事,只当他忙别的去了,所以对他的动向并不在意,而现在他既然知道了呼延元宸的困境,要他呆着什么都不做,他却做不到。

抛开二人的关系不论,从前呼延元宸也帮他做了许多事,欠下的人情一大把,冲着这个他也不能袖手旁观。

宁渊急匆匆步到许敬安房中,向他告了半天假,然后马不停蹄地坐着一辆马车去了六皇子府。

当天晚上,一张帖子便被人送到了专门接待外宾的驿馆内,六皇子殿下司空玄,要请永逸王爷身边的闫护卫入皇子府一叙。

对于这样的帖子,不了解其中玄机的慕容玉不以为然,便让人直接送到了劳赤手里,让他去安排,劳赤看完了帖子后,面无表情地对那送帖子来的下人道:“闫护卫不过一介奴仆,如今犯了错,被看管起来了,六殿下何以要忽然见他?”

送信的不是别人,正是周石,他低眉顺眼地回答:“六殿下曾经在民间居住过一段时日,便是那时同闫护卫有了交情,还从闫护卫处学了几招枪法,平日里也偶尔会招闫护卫过去小聚,此事劳大人若是不相信,当可随便问一问这驿馆内当差的下人,看小人所言是否属实。”

周石既然这么说,就不怕劳赤当真去打听,反正闫非也的确跟着呼延元宸上六皇子府来往过数次,他也没说错。

“有这等事?”劳赤露出一丝笑容,“可惜恐怕要叫六殿下失望,那闫护卫犯了错,正被据着,怕是不能赴六殿下的约。”他将帖子重新递给周石,已经打起了推脱的主意,“也请这位小哥,代我向六殿下赔个不是。”

“代赔不是?劳大人也太将自己当一回事了吧,小的倒还不知道,我大周堂堂皇子殿下想要见一个护卫,却有见不到的道理,劳大人莫非忘了这里是华京?”周石眼睛都不眨一下,在劳赤有些发愣的表情中,就是一顶大帽子扣了过去,“何况如今这驿馆之内,也不是劳大人你来做主的吧,闫护卫能不能赴六殿下的约,劳大人都不向永逸王爷与金玉郡主请示一二,便擅自做了决定,难不成以劳大人在你们大夏的地位,已经能够僭越过两位皇族了?别说小人也当真好奇,闫护卫到底是犯了怎样罪不容赦的罪过,看劳大人的意思,似乎看管得很是严谨,就不知他到底是真犯了重罪要严加看管,还是劳大人在给六殿下甩脸子胡乱找理由搪塞,小人回去之后,当好好向六殿下陈情一番。”

劳赤脸色一下变得难看无比,眼前这送信的下人瞧上去一副老实憨厚的长相,不想竟然是如此牙尖嘴利,竟然让他一时无法还口,谁让周石句句几乎都掐在他的脉门上,无论是僭越上边两位皇族,还是给大周这位六皇子殿下甩脸子,都不是他能担当得起的。

他劳赤在燕京声名赫赫,又是夏太后的亲信,就算是朝廷重臣看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如今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送信下人呛声,却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他也明白,这里不是燕京而是华京,不是他能发横的地方,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才缓声道:“小哥这句话当真严重,闫护卫其实犯的也不是什么大罪,既然六殿下想要见人,小哥领走便是了,郡主和王爷事忙,这点主他还是能做的。”

说罢,他对身后一直跟着自己的副官低语了一句,副官转身上了驿馆的楼,片刻之后,便领着闫非下来了。

闫非看见周石显然愣了愣,不过很快恢复了表情,没有露出异状。

“闫护卫,六殿下新练了一套枪法,正想找你过去讨教一二,还是快些随我走吧,别让殿下等急了。”说吧,又对着劳赤轻蔑地哼了一声,转身出了驿馆。

劳赤脸色阴晴不定,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又对副官道:“派人仔细盯着他们,隐匿一点切莫被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