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七十一章我们结婚吧
作者:醉一笑 更新:2019-09-25

  慕容清冷着脸将林子清送进医院,他们前脚踏入医院后脚威廉他们后脚就跟来。

  “怎么样?”威廉问道。

  慕容清绷紧的神经终于送下来了,“没事,只是一点皮肉之伤。”

  威廉看着一夜之间憔悴了那么多的人,心痛地揉揉慕容清的脑袋,“没事又何必苦着一张脸?”

  “要不是我,林子清他不会变成这样。”

  “说什么傻话?”

  尼古拉斯听着手下的汇报,他没想到慕容清能做到那么绝。他是该庆幸自己没有成功招惹慕容清还是该悲哀自己没有将慕容清留下?

  这个,尼古拉斯没弄懂。

  被cos成木乃伊的林子清非常享受。

  “来,喝口水,别咽到。”慕容清端着水杯小心翼翼地给林子清喝水。

  林子清很顺从,喝完水,拉着慕容清的手,“得此媳妇,夫复何求?”

  “哧!”慕容清红了红脸,甩开林子清的手,“待会儿要出去晒晒太阳吗?”

  “也好,”林子清看了看外面,“躺了那么多天,再不出去晒晒太阳我就要长菇了。”

  “你不是最爱吃蘑菇汤吗?不正合你心意?”慕容清调侃道。

  “我喜欢的明明是香菇!”

  林父和林母一听林子清受伤了,匆匆忙忙跑到意大利。只是还没到病房就听到这样的谈话,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来,小心点儿。”慕容清小心翼翼地扶着林子清坐上轮椅。

  林子清有点哭笑不得,“我只是受了点皮肉伤,没伤到筋骨。”

  慕容清非常认真地说,“不行!”

  林子清见慕容清如此,也只好让着他,他知道因为自己被绑架,慕容清到现在还没有将心放下来。

  “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也会保护好你。”林子清揉揉慕容清的脑袋说道,“走吧,我们出去溜溜。”

  慕容清噗嗤一笑,“溜溜?遛狗吗?”

  “我记得医院里养了一只可爱的苏格兰牧犬。”林子清说。

  慕容清刚想着什么,窗外就传来犬吠,不时还有人们欢乐的笑声。

  “走吧。”慕容清推着林子清离开了房间。

  下午的阳光不错,晒得人暖暖的,很舒服。

  慕容清推着林子清和周围的病人打招呼。

  “路路,”慕容清对那只趴在草地上苏格兰牧犬叫一声,“过来。”

  路路听到慕容清的声音抬起头,见到慕容清的时候如同见到一个巨大的骨头,二话不说往慕容清扑过去。慕容清被路路撞了个踉跄,拍着路路脑袋,“这只狗怎么那么粘我?”

  林子清好笑地看着路路,语重心长地说,“这是我媳妇,路路你不能占我媳妇的便宜。”

  路路很给“面子”地朝林子清吼两声。

  周围的病人以及带着护士、家属被这只可爱的苏格兰牧犬逗得开怀大笑。

  “路路很喜欢你们,要知道,以前他可不让别人靠近的。”一个护士做到路路身边,摸了摸路路的头顶。路路眯着眼睛,似乎很享受。

  “哦?”林子清和慕容清对视一眼,“没看出来。”

  “路路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一个老人养的,后来那位老人去世了,他的子女不喜欢宠物,院长见他可怜就收留在医院里。你不知,刚开始的时候,除了老人和院长谁都不理。”护士说。

  “对啊,”一个中年男子推着轮椅走过来,“那位老先生上周才去世,不过啊,老先生也是寂寞的,听说,路路陪伴老先生好些年了。不过说起来也怪,我们当时为了接近他花了不少功夫,你们怎么……”

  慕容清干笑,“可能和我们投缘吧。”

  打死也不说自己一时兴起喂它吃牛肉干而收买了这只狗的心!

  大家都点头,“是啊,和你们真的很投缘。”

  “就是,你看,辰(清外国人发音不清,变成了辰)一叫路路就扑到他身上去。”

  “呵呵,是啊是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路路的主人呢。”

  林父看着在阳光下,半跪在轮椅旁边,一手摸着身边的小狗,一边拉着林子清的手,狭长的丹凤眼弯成好看的月牙,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幸福的微笑。

  而林子清一只手与慕容清十指紧扣,另一只手弄了弄慕容清的头顶,眼神很柔和,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慕容清的眼神如同看着什么珍宝。

  林母拉着老公的手,“他们很开心。”

  “是啊。”林父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输给一个笑容,一个眼神。作为一个父亲,他只求子女幸福就好,不强求了,不强求了。

  “那你还反对他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后做了什么!”林母说道。

  林父偷偷地看了眼林母,没有生气的迹象才将瞬间悬起的心放下来。

  不得不说,林父开心得太早,他忘了有个词叫“秋后算账”。

  威廉和弗拉德走到慕容清身边,慕容清抬起头,对威廉露出一笑,“来了?”

  威廉点点头,然后指向林父林母站的地方。

  慕容清看过去,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手不由自主地要缩回去,但是被林子清死死地抓着。

  “放心,一切有我。”林子清小声安慰。

  慕容清看向林子清,点点头。

  “老爸老妈,你们怎么来了?”林子清带上商场上的狐狸笑容。

  林父大为伤心,“我说你就不能对你老爸我一个真心的笑容吗?”

  林子清道:“因为你从来就教导我,面对对手,一定要这样笑。”

  林父被打败了,虽然这话是他说的没错,可是他可没教林子清对他老爸也是这样啊。

  “我们听到你受伤了,怎么样,好点儿了没?”林母立刻出来救场。

  林子清拉着慕容清的手,笑道:“只是点皮肉伤,养几天就好。对了,你们都来了,公司谁来管?”

  林父乐道:“你不是还有一个弟弟吗?”

  远在Z国的林子岚对着满大桌的文件,抱头痛哭。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

  对于林子岚的哀嚎,在意大利的各位是无法听到的。所以,大家很快乐地忘记还有一个辛勤工作的林家二公子。

  林子清没想到他老爸那么本事,居然将那个打死不愿回公司帮忙的弟弟捉来当苦力。

  “老爸,你确定子岚不会半路失踪?”半路失踪已经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

  林父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我有秘密武器在手。”

  “秘密武器?”林子清和林母疑惑。

  此时,正在实习的秦家五小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桌上的文件,“快点批完这些文件,待会儿还有一个会议,记住别又走错地方了。”

  文件堆后面穿出悲愤的哀嚎。“NO!”

  “你们回去就知道了。”林父笑得十分开心。

  林子清和慕容清相视一眼,林母好像突然想起什么,笑得像朵花儿。

  慕容清偷偷地扯了一下林子清,“到底是什么秘密武器啊?”

  林子清摇头,“我也想知道。”

  休养了半个多月的林子清总算恢复了,而林父早在十天前带着林母再次来个欧洲蜜月之旅。将林子清交给慕容清照顾,并说:“既然你们要在一起一辈子,那由你来照顾他。”说完,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走得那个潇洒那个干净利落。

  威廉和弗拉德呢?他们俩早早就相应组织的召唤回英国去。走的时候倒是给林子清和慕容清留了一大盒的安全套。威廉还慎重地堆林子清说:“施工要带安全帽,安全有一套。你明白的。”

  当时慕容清将威廉直接扔出病房。

  慕容清在收拾东西,没办法,谁叫林子清休养了那么久呢?东西多了点儿很正常。

  林子清一把将慕容清手中的东西扔到一边,“不用收拾了。”

  慕容清一愣,“为什么?”

  “我们到荷兰再买新的。”林子清说道。

  慕容清抽了抽眼角,“既然你不要,那至少也要收拾好送到慈善机构。”

  林子清从后面拥住慕容清,“听你的。”

  慕容清再次抽眼角,“听我的就放手!”

  “让我抱一会儿嘛。”

  “滚!”

  于是,两人离开意大利滚到荷兰去了。

  坐在观光车车内,慕容清咬着雪糕问,“为什么要来荷兰。”

  林子清笑得特贼,“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

  “来,”车一停,林子清就拉着慕容清下车,“我带你去吃特色小吃。”

  “……”

  逛了一天的慕容清,现在全身瘫软在林子清身上,而他们现在所处的是雷古里尔大街。

  华灯高上,到处都是成双成对儿的人,但慕容清慢慢的意识到这里的成双成对的都是同性!

  林子清见慕容清终于回神,笑着解释:“这里是雷古里尔大街,阿姆斯特丹主要的同志大街。”

  慕容清蹙眉,“你带我来做什么?”

  林子清笑着将慕容清拉入大街,边走边说,“你不是想知道我们为什么来荷兰吗?等一会儿就知道。”说着,来到同志最为密集的地方。

  林子清突然松开慕容清的手,然后当着慕容清的面单膝跪下,抬起头,深情地看着慕容清,同时,手上多了一个红色的盒子,里面放着一枚朴素的银色戒指,“小清,我们结婚吧。”

  慕容清傻了。

  街上先是诡异的寂静,然后掌声、口哨、起哄之声不绝于耳。

  林子清求婚用的是英文,所以大街上有不少人听懂了。不过慕容清是彻底的傻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安桥和柳尚楼难得假期,于是安桥拐带柳尚楼来到荷兰,顺便在雷古里尔大街向柳尚楼求婚,没想到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咦!”柳尚楼用手肘戳了戳安桥,“那两个人好像是一笑和林子清吧?”

  安桥正诅咒抢了先机的人,听柳尚楼那么说,眯着眼扫过去。

  还真的是那两人嘢!安桥还没说什么,柳尚楼又说。

  “看林子清半跪,不会是向一笑求婚吧?”

  “走!”安桥拉着柳尚楼,“过去瞧瞧。”

  好不容易挤进来,安桥发现不对。

  林子清跪在那里老半天,慕容清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旁边的柳尚楼又说。

  “一笑不会是吓傻了吧?”

  瞧慕容清吃惊地看着半跪着的林子清,不用猜,是吓傻了。

  “我们去帮帮他们。”说着,没等安桥反应回来就被拉着向两人走去。

  “一笑!”柳尚楼叫道,声音够大,但是慕容清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让我来。”安桥拍了拍柳尚楼的肩膀,然后走向慕容清,小声地在他耳边说,“什么都别想,点头。”

  可怜的慕容清脑子一片空白,现在如同一辆机器,接收到安桥的指令,点头。

  林子清接收到安桥的眼神,飞快地将戒指套进慕容清的无名指中。见人求婚成功,大街上再次爆发欢呼。林子清站起来,身形有点晃(跪得太久了),不过还是将慕容清抱入怀中。

  终于拐回家了,虽然过程不是那么让人满意。

  大街上的欢呼声以及起哄声迭起,“Kiss!Kiss!Kiss!Kiss!Kiss!Kiss!Kiss!Kiss!Kiss!Kiss!Kiss!Kiss!Kiss!Kiss!Kiss!”

  林子清当然相应大家,捧起慕容清的脸蛋,温柔又带着侵略性地吻下去。

  这一吻,掌声如雷。被吻的慕容清终于回过神了。

  “你!!!”慕容清红着脸瞪着林子清。

  “老婆。”林子清死皮赖脸地将人搂入怀中,“明天我们就去注册!”

  “闭嘴!谁是你老婆!”

  “你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慕容清的脸更红了,“你、你……”

  热闹还没完,那边的安桥走到柳尚楼旁边,然后单膝跪下,“亲爱的,我们结婚吧。”

  这下轮到柳尚楼傻了。

  为了安抚炸毛的小狐狸,林子清指着不远处的两人。

  “你看。”

  慕容清瞪了眼林子清,但是还是依言看过去,顿时吓一跳。

  “那不是柳尚楼和安桥?”

  “安桥正给柳尚楼求婚呢。”将人成功拐回家的老狐狸笑眯眯地说。

  “啥?”

  “就像刚才我们那样。”

  “……”

  安桥拉着柳尚楼的手,情深无比地说:“我不会因为爱而爱,但我会因为你而爱,这是我最真心的话,真心希望你能接受。”

  柳尚楼听了脸红得像怒放的红杜鹃,轻轻地点头。

  安桥飞快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弄出的一枚戒指套住柳尚楼的无名指上。

  大街上,再次爆发掌声、口哨声、欢呼声。

  于是,今晚的雷古里尔大街上求婚的人猛然增多。

  拉着爱人回酒店的林子清和安桥对看一眼,露出只可意会的眼神。无巧不成书,林子清和安桥他们的房间就在对门……

  安桥的房内。

  两人已经脱得光光,在浴室鸳鸳戏水,不时还传出非常河蟹的声音。

  对门儿的林子清房内,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慕容清回味过来,“我怎么就答应你的求婚了?”

  林子清擦着湿漉漉的头发,“难道你不想和我结婚?我可计划了很久了。”

  慕容清抬起头,“原来你早有预谋的!”

  林子清乐呵呵地搂着慕容清,“谁叫你那么惹人喜爱,不早点拐回家被别人拐走了我怎么办?去,快去洗澡,玩了一天,一身的汗味。”

  慕容清疑惑地看了眼林子清,说真的,他还真想洗个热水澡。虽然现在还不是冬天,但是出汗也不大可能吧?

  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流水之声不绝于耳。林子清此时在——奸笑。

  正在洗澡的慕容清突然打了个冷颤。

  一走出浴室就看到林子清在大大的双人床上摆着撩人的姿态。不过,慕容清此时抽着嘴角挂了一头的黑线,这算什么?变相的诱惑?

  慕容清叉腰,挑明,“你想干嘛,说清楚吧!”

  今天被他阴了一道答应求婚,今晚要是再来什么的,他怕自己忍不住出手将人就地正法。

  林子清没想到慕容清不为所动,支起头,笑道:“好!开门见山。你不是答应我的求婚了吗?”

  慕容清不语。

  林子清继续说:“今晚咱们洞房!”

  慕容清:“……”

  林子清道:“我会很温柔的!”

  慕容清咬牙切齿:“我一点都不会温柔!”

  从门外走过的服务生听到房间乒乒乓乓的声音吓了一跳,虽然很想敲门询问一下,但是看到门外挂着“DND”(DND:DonotDistuib,请勿打扰)的牌子,若无其事地快不离去。

  次日,安桥神清气爽地给走出房间,同时,对门儿的也开了,不过相对于安桥,林子清黑着眼眶,扶着腰,一副操劳过度的样子。

  安桥简直,惊讶了一下,“林总裁,你……”不会是下面那个吧?看不出来那只小狐狸那么彪悍!

  林子清瞪了安桥一眼,“只是闪腰……”

  安桥明白的点头,“做到闪腰?”能做到带着黑眼圈,闪着腰,真厉害!

  林子清再瞪,“昨晚我什么都没做!”倒是摔跤摔了一个晚上,于是两人同时把腰给闪了。

  安桥同期地拍拍林子清的肩膀,兄弟,你辛苦了,不过谁叫你摊上那只小狐狸呢?

  同情混杂幸灾乐祸啊。

  餐厅。

  一起吃早餐的林子清狠狠地嚼着面包,安桥见林子清如此,只好给他出谋划策。

  “其实,要将那只小狐狸吞进肚子不是没有办法。”

  林子清抬起头。

  “下药,懂么?”

  林子清摇头,“要是他知道,没少闹腾。”

  安桥笑道:“现在就少闹腾了?再说了,你做得他舒服了,害怕他不乖乖地躺着?”

  林子清心动,不过想起慕容清乃是前武林盟主,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已久,但是那一身武功……

  “他会武功啊,而且,我试过很多次,每次都失手。”想起,林子清就悲愤了。想他堂堂一只老狐狸,下锅千回的老油条居然斗不过一只古代跑过来的小狐狸!天理何在?!

  对于林子清悲催的偷袭不成安桥深表同情,于是,安桥决定帮一把。

  “知道我的职业吧?”

  林子清看向安桥,“难道真的要……”想了想,摇头,“还是不要了,我比较喜欢你情我愿。”

  安桥没想到林子清会拒绝,“但是你什么时候才吃到啊?”

  林子清鄙视地瞄了眼安桥,“我们和你们不一样,不过,我劝你看好你尚楼,免得被压得永不翻身。”

  “呸!”

  因为闪腰的慕容清在床上挺尸,此时有人来敲门,打开门一看,一脸疲惫的柳尚楼。

  “乖徒儿,让师傅在你这睡一睡。”昨晚简直是地狱!

  柳尚楼飘着走进慕容清的房间,房间很干净,空气很清新,柳尚楼很不客气地倒在大床上。

  慕容清撑着腰,食指戳了戳柳尚楼,“还活着吧?”

  柳尚楼闭着眼,“你这没有那味道。”

  “味道?”慕容清一愣,“什么味道?”

  柳尚楼闻言,撑开沉重的眼皮,上下打量了一下慕容清,“你和林子清没MakeLove啊?真看不出来你们那么纯洁。”

  慕容清的脸一片彤红。

  “林子清对你真好,一点儿都不舍得伤你。”柳尚楼羡慕地说,安桥那家伙简直是兽类!欲求不满的兽类,哎哟,可怜的腰啊,差点被折了!

  慕容清挂了一头的黑线,“咳咳,安桥呢?”

  “吃早餐了,顺便给我带回一点。不过不趁他离开溜出来,不然我的小命就交代在那了。”柳尚楼有气无力地说。

  “……”慕容清没想到安桥那么猛,这么一比较,林子清对他还算不错,“要不要我教你几招翻身用?”

  “嗯?”农民翻身把歌唱,谁不想?

  慕容清露出狡黠微笑。

  可怜的安桥啊,没想到阴慕容清不成反被阴。

  在荷兰登记完毕,慕容清和林子清告别安桥柳尚楼两人,坐飞机回国。本来,林子清还想和慕容清到别国玩一下,但是慕容清这么说:“什么都是家乡的好。”

  不过,他们不知道,林子清求婚的照片被人传到天下乱谈论坛,国内如同沸腾的开水。

  首页置顶置精的版块,“清笑婚姻殿堂”。

  “某盆友在阿姆斯特丹的雷古里尔拍摄到的,与诸君共勉!!!!!!(大大的笑脸,大大的撒花)

  (配图,林子清单膝下跪,一手拉着慕容清的手,另一只手拿着戒指盒)瞧瞧,跪下求婚了!多浪漫啊。(冒心冒心)

  (配图,戴上戒指)哟哟哟,瞧,答应了!!!!(配图)噢噢噢噢!!!抱抱鸟,(配图)哇哇哇,Kiss啦,爱的一吻。(配图)(配图)。”

  在下面还有一个手机视频……记录求婚全程。

  秦牧看到这个帖子的时候,傻了。

  这就嫁了?

  秦家五小姐和秦母看到这帖子的时候,欢呼ing。

  媒体们看到这,傻了一会儿,接着沸腾了。

  林子清结婚算是大新闻,一笑结婚算是小新闻,不过,两人结婚,世界翻了!!!

  所以当两人携手走出来的时候,机场人山人海,人头汹涌。

  林子清拉着慕容清的手,很淡定地等待工作人员给他们开了。当然,他也很淡定地给媒体拍照,不过他没回答媒体的一句话。

  慕容清暗自庆幸自己带了墨镜,不然被那些镁光灯闪死。

  “网络上有传林先生向一笑求婚的照片和视频,这是真的吗?”

  “一笑,你和林先生真的结婚了吗?”

  “请问林先生和一笑是怎么确定关系的?”

  “请问,日后你们如何面对媒体?一笑会退出娱乐圈吗?”

  “请问……”

  林子清拉着慕容清跟着工作人员走向绿色通道,记者们到门口等候。

  “好多人。”林子清没想到国内居然有他求婚的照片和视频。

  慕容清点头,“是很多人,不过,你别以为我乖乖的听你,退出这个圈子。”

  林子清笑着拍拍慕容清的头。

  慕容清怒,“别当我是小孩!”

  秦牧实在无法无视打情骂俏的两人,“我说,你们日后打算怎么办?现在你们俩就是移动烤鸡,到处倒是饿狼。”

  林子清:“……”

  慕容清气乐了,说:“你就不能找好一点儿的比喻吗?”

  秦牧很蛋定地说:“没想到。”

  慕容清:“……”

  林子清想了想,“先回公司。”

  回公司?

  秦牧想了想,明白林子清的打算,不屑地撇嘴。

  林子清突然带着慕容清出现在林氏娱乐的大厦,众人很震惊。

  林子岚见大哥终于回来了,一下子扑过去,“哥,你终于回来啦!”你不在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秦家五小姐见慕容清回来了,而且还是和林子清十指紧扣,一点都忌晦都没。

  “恭喜啊小清。”秦家五小姐乐呵呵地说。

  林子清替慕容清说:“待会儿给你红包。”

  秦家五小姐愣了一会儿,“只给红包不行,你们还要办理婚宴、酒席!”

  慕容清满头黑线:“……”

  林子清倒是爽快,“好!”

  林子岚见自己被无视了,“哥,你回来不会就是……”

  林子清对自己的秘书说:“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

  “……”秘书扶了扶眼镜,“……是。”

  慕容清咬牙切齿地说:“给我适可而止!”

  林子清凑到慕容清耳边说:“刻意,很简单,你知道的。”

  慕容清的脸很不争气地红了。

  这两人耍花枪也太不挑时间地点了吧?

  众人黑线。

  “好!”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记者招待会照常举行,不过宣布的事情并不是林子清和慕容清的婚信。而是围绕林氏、慕容清持有股的西门集团以及慕容清日后的演艺生涯展开。虽然有不少人想挖出慕容清和林子清结婚的事,奈何林子清愣是没让记者们得逞。

  三个小时的记者招待会,作为主要参与人之一的慕容清,累得一点都不想动。

  林子清见慕容清像死狗一眼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拉着慕容清,“走,我们回家。”

  慕容清直接挂在林子清身上,没办法,他真的累坏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他们结婚的事,先这样子也没什么所谓。

  第二天各大报纸都有林子清抱着慕容清上车的照片,题目更是五花八门。什么两人大晒恩爱,什么两人同出同进,毫不避忌。

  对于相对保守的中国人来说,反面的言论不少,但是林子清以及远在英国的威廉有足够的能力将那些不好的舆论压下去。当然,这是后话。

  回到家的林子清就将慕容清塞进浴室,没办法,谁让Z国天气如此毒辣。两人浑身都是汗臭味……

  慕容清趴在温水中昏昏欲睡,林子清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见慕容清出来,于是过来敲门。

  “小清?”

  没人应。推开门,只见慕容清趴在浴缸里睡得正香。

  林子清无奈地叹气,“小清快起来,水都凉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能不凉吗?

  慕容清撑开眼皮子,“你来了,可是我还没洗好。”倒是泡了一个小时。

  林子清看着半眯着眼,慵懒无比的慕容清,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邀请?

  管他邀请不邀请的!

  “我给你擦背。”说着,林子清自个换衣解带。

  慕容清明显还没睡醒,心里想,反正都是男人,没啥的。可是他忘了,这个男人是他的另一半。

  开始的时候林子清真的在给慕容清洗澡,但是不久后,老狐狸的尾巴露出来了。

  林子清将慕容清抱在怀中,慕容清则合着眼趴在林子清身上。

  司机在慕容清身上到处点火,开始还觉得好好的慕容清突然发现自己的处境不妙。刚想起身,腰间多了一支强而有力个手臂箍着。

  “你!”慕容清恼羞成怒。

  林子清吻着慕容清耳垂,慕容清不受控制地颤抖,“我们已经是结婚了。”热气直直碰着耳垂,耳朵很不给力地红了。

  这个他知道!慕容清恼火了,“要做也不能在这里……”

  林子清一听,有戏!马上懒腰将慕容清抱起,“我们到床上!”

  还没等慕容清回过神,人已经被压在床上。

  “你!”慕容清又羞又怒,可是又无话可说。

  林子清二话不说地压上来,“老婆~~~”

  慕容清好气又好笑,“叫老公,还有,我要在上面!”说着将林子清压在身下。

  林子清此时也好脾气,“好。”别后悔。

  慕容清听林子清答应了,二话不说吻了上去。

  接吻这档事儿,不得不说慕容清还是太嫩了。不过林子清倒是很享受,手一把扯过床单,将两人盖在被单下面,开始上下其手。

  慕容清专心致志地啃着林子清的唇,说真的,还真啃,林子清有点吃痛地蹙了蹙眉。当慕容清离开的时候,林子清说道:“我来教你如何接吻。”说着,一手按住慕容清的头贴近自己。

  说着的,慕容清对刚才主动献的吻不满意,好像少了什么。

  林子清慢慢松开慕容清后脑勺的手,慢慢地下滑,滑到光洁的背上,慢慢地轻轻地摩擦。顺着腰慢慢地滑到臀部。

  慕容清察觉不对,但是见林子清依旧吻得很认真,也就当没事。

  林子清见状,知道自己得逞,结束那吻,声音沙哑富有磁性,但隐隐强压这什么。

  “来,你不是要在上面吗?坐在我的腰上。”

  被吻得找不到北的乖乖做了,坐下后发现不对,什么东西顶着自己。

  “别后悔啊。”说着,林子清开始用餐。

  于是,很杯具的……慕容清上了一节让其终身难忘的课。

  古代狐狸是压着现代狐狸,但现代狐狸将古代狐狸吃了。

  这就是真相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