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5)
作者:赵麦笛 更新:2019-09-25

  ?我的婚礼在现世定在2012,12,25日,玛雅人预言地球毁灭的那天,其实自从他们到来,就有传言灾难提前到来了,就是这一伙人,至于真到了那一天,大家却已经习以为常不再害怕恐惧了。 ?路人甲对记者痞痞的道:“看过前几年那场大灾难,我们这代人就什么也不怕了,人类连外星人都可以战胜,害怕那些天灾人祸?哈哈笑话。” 尤比几人无语。“我们有被打败吗?人类真是无知啊。” 库洛洛道:“请不要带上我们平凡人一起鄙视。” 照着镜子,无奈地叹口气,怎么修饰化妆补救也不可能达到苏利的效果,微微遗憾,但毕竟这才是真的我。和大家回过一次猎人世界,到那里我就又变成苏利的样子,尤比几人没有对我的外貌特别在意,也许是怕我自卑吧。但人类都是感官动物,我知道他们喜欢带我回去猎人世界有外貌的原因。心里很闷! 在我们临近最大城市5星级的酒店大堂中,我的朋友同事来了好多,大齐带着新女朋友也来了,可怜的他被飞坦几人恶狠狠地瞪视了好久。吓得随完礼钱就跑了,我都说过大家不要花钱,但因为在这里举行婚礼同事们都不好意思不花钱。笛子一副要晕倒的样子,她拉住我的手。低吼着。“你这是什么命啊?都看过他们好几次了,每次都帅的让人想晕倒,你也太幸福了吧,还有政府怎么可以容忍重婚罪?你怎么没被抓?” 我无奈地道:“政府不敢的,呵呵不说这个,大家又骂我吧。” “呃....你不用太在意。” 我拍拍一脸尴尬的笛子。“我了解,毕竟我一个人独占那么多优秀的男人是谁都会嫉妒的啊?哈哈。” 笛子挠头。“他们怎会会看上你呢?” 我“我很差吗?还好吧,算了,他们自己决定跟着我的。我...” ?我爱罗一脸别扭地站在门口小声道:“小麦子,要开始了。” 我点头,凑到他耳边小声道:“我不喜欢酷拉皮卡,罗罗尽管大胆地去追吧。” ?“那他喜欢你怎么办?” 我捏捏他气鼓鼓的小脸,**-笑道:“生米煮成熟饭呗。” 我爱罗眼睛一亮。“小麦子真厉害。” “好说好说。” 结婚词被一群男人念出的气势真的很壮观,幸福地和大家交换亲吻,奇牙和科特特别羞涩,我至今还在处于迷悬中,纳闷他们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本以为小孩子没定性玩玩而已,但到了今天我才发现有些事情已经更改不了了。 西索也来了,没有扭曲的笑容,难得一脸正式的笑着和我拥吻。他今天很帅。 ?蚁王的外貌是全场的焦点,和他站在一起,我立刻被比下去,连给人家拎马桶的资格都没有,泄气。蚁王抱住我,**柱子上,大吻特吻后,大手一挥,气势磅礴的激动道:“这个女人以后是我的了,哈哈哈。” 其余的人满头黑线...... 被同学们戏耍玩了很多下-流游戏,那几个人都巧妙地用身体盖住我,连笨笨的金羞涩的科特都有自己的应对方法,没结婚的同事拉着我的手酒后高哭。“小麦,你太不够意思了,呜呜。自己占那么多,给我一个不行吗?呜呜。” 我看着送人的尤比满脸黑云调笑道:“借你一晚上怎样?” “真的?”友人顿时清醒,着急地拉住我的手。 尤比散发着杀气。“李小麦——” “说笑,哈哈。” 到了新房,看到那超大的床我就发晕,妈妈爸爸也不管我了,这晚上怎么过啊? ?他们坐在床上一排,有点像让我选择让谁侍寝的架势,库洛洛笑道:“大家一起来怎样?” ?我惊呼。“3p?不要。” 金脸红。 尤比站起身,拿出一个本子。“我计算过以后的时间,我们可以分配好陪小麦的人选。2人一组,还是怎样?” 我看着交流开的男人,自己孤单地坐在角落里,杀生丸默默地凑过来,拉过我的手,撒娇地亲亲我的脸颊。“真好,我居然梦想成真了,太不敢相信了。” 我笑道:“是吗?你都敢做?还有什么不敢相信的?” “小麦子。”杀杀委屈地拉着我的手摇摇。 他想了想试探地亲亲我的嘴角,我往后躲了躲,杀生丸干脆半跪在我面前,一腿横在我双膝间,两手放在我身后的墙上,开始俯下头深吻着我。 我叹息一声,没有再继续躲下去,如今,杀生丸精致的面貌慢慢张开,那秀雅的脸孔混合着作为苏利与库洛洛的全部优点,每次他用那种**沉重般的眼神看着我,我都无法做到无动于衷,放下心结,难得一次迎合着他交换着彼此的汁液。呼吸起伏加剧,那激动惊喜的情绪慢慢感染着我....沉沦下去!尤比那边讨论一段后,听到低低的喘息声,立刻转过头,咬牙飞出一脚,我和杀生丸衣衫不整双眼朦胧地被迫分开。 “好啊,你个小白眼狼,想吃独食。大家一起来吧。” 这话是谁说的,反正呼啦一下子,几个脸皮厚的全部压过来,我想伸出手就被按在某个热热的东西上,套-弄。谁这么色?那么多人就露出那东西? 居然是金,无语!科特奇牙两人站在旁边左右为难脸颊通红。蚁王看了他们一眼。“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加入?后悔了立刻滚出去。” 奇牙瞪他一眼,几下脱了自己的衣服,加入狼多肉少的行列,科特双眼泛红地看着这**-靡的场景,他们可真放得开啊。**怎么做?科特托着小脸蹲在我的头上方,看着被蚁王亲吻的我问。“小麦你喜不喜欢我?你最喜欢谁?现在你**吗?你的样子好像很痛苦似的,他们弄疼你了吗?” ?靠,谁**又伸到**去了,全身力量蒙蒂爆发出来,把身上的狼爪子全部击飞出去,包括正在关键时刻的蚁王。 “该死。”他扶着某处脸颊冒着冷汗道。 我裹**单跑进浴室干呕起来,尤比跟过来,小伊站在门外冷生对他们道:“小麦不适应这么多人,下回不可以这样做。” 西索危险地半眯着眼,一脸欲求不满的怨妇样。“小苹果不会又怀孕了吧?” ?大家猛地醒悟过来,双眼巨瞪在人群中来回找寻着可能的人选。 我吐了吐,被小伊扶着坐在沙发上,对西索竖了竖大拇指:“你猜对了,我好像真的怀孕了。” ?“不可能!你...大家有吃独食的?” 蚁王冷冷地四处瞄着其他人。 我想了想问:“3个月前我被迷昏了那次,是谁干的?” 侠客颤抖地举起手。期盼地看向我,:“小麦你确定就那一次你就怀上我的孩子了?哦也。太好了。” “什么?是你,哪天?快说。” “居然是你,敢违背事先定下来的规定。想死?” “今天不打爆你的头,我是不会泄愤的。” “哦呵呵,侠客真是让人看着不爽呢,该摘下你这颗烂果实了。” “该死。” “.......” 侠客在痛苦的挣扎中艰难地对我伸出恳求之手。“小苏利,救命啊!” 扭头不理会,反正他们不会杀了他就是了!不过,居然是他,躲过那么多偷袭,居然会栽在他手里,咦?不对,那天的食物是妈妈送来的,难道他胆肥地对妈妈下手控制她了?狰狞地咬着牙,凑上去,狠狠地一脚踹向他的下颚。“啊——,苏利,你太狠了,想要谋杀我啊?孩子会怨你的。呜呜。” “小心身体啊。” “不要动气啊。” 大家把伤痕累累的侠客扔出门外,凑过来小心翼翼地查看着我,新婚之夜就这样过去了,大家虽然心中抱有遗憾,不过,等到孩子出生后,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去猎人世界在举行一次全世界最盛大的婚礼,那将是蚁族与人类签订和平协议后第一次正面场合相遇,会轰动全世界的,脸红,我的面子可真大。 7个月后,我顺利产下一个女婴,居然是个女孩,我开心地抱着她又娄又亲,男人们却吝啬惨白地瘫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太吓人了,以后不能让小麦再生孩子了,侠客你这个混蛋,该死的。” ?初为人父一脸傻笑从产房走出来的侠客就被一圈男人又暴打一回,他怎么惹到这些人了?太暴力了,他要带着女人老婆私奔!呜呜! 因为侠客的外国姓氏太长,妈妈不喜欢,非要给宝宝又起了一个中国名字,李小暖!我想起的那些名字如由希,佐助,静兰,总司什么的都被大家严厉的拒绝了。妹妹看过一些动漫,无语地提醒道:“那些都是动画片力度名字吧,以前姐姐总是花痴地YY人家,我爱罗,杀生丸都是她喜欢的人物。喏!” 甩出几张影碟,大家捡起来看了几眼之后望向杀杀他们的目光也包**同情。名字都是盗用人家的,你看看,你们的妈妈根本就没有用心啊。 “什么嘛。”我爱罗关上电视,“那个冒牌我爱罗眼圈去黑,根本就是一副没睡好的样子,哪有我帅啊?是不是?小酷?” 酷拉皮卡扭过头不理会嬉笑着的我爱罗,我看了他们一眼,闷笑出声,真是一物降一物啊。我爱罗也有这样牺牲慢语的时候,看来真是陷进去了。呵呵。但他们谁在上面啊、一定是罗罗吧,哪天问问。 妈妈高兴地抱着小暖,对我们说:“孩子放心交给我,你们先去那边吧。” ?侠客依依不舍地看了又看宝宝好几眼才和我们一起离开,飞坦鄙夷地用眼梢瞧他,讥笑道:“奶爸。” 我惊讶地看向他,“飞坦还知道奶爸这个词?真厉害。” 飞坦嘴角微勾,别扭地慢慢向我这个方向挪动椅子,没等他达到目的,地方就被先一步的金一把占据。“小麦啊,妈妈让你给我织条围脖,她说你会的,给我织一条吧。” 飞坦气极,死死地盯着他的后脑勺,我忍着笑把金打发走,站起来坐在他旁边。“不要总生闷气,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飞坦点点头,我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不对?小矮子!” ?本是因为我的靠近雪颊逐渐红晕的人立刻扭曲着俊脸,咬牙怒视着我。“女人,你再说一遍?“ ?”哈哈,好话不说二遍,37岁的飞坦,你老了,耳朵也不好使了?” “不要说出我的年龄,我没有那么大。” “哈哈,就有,37岁的老男人。” 当当.... 驾驶舱的尤比和蚁王回过头无奈地看过来,“不要闹了,直升机就要被你们打碎了。喂——” ?嘣—— 蚁王扭曲着俊脸,拍落我头上的灰尘。咬牙道:“这个月的第几辆了?啊??不是说过不许在飞机上打架的吗?” “呃.....一时没忍住,再说再买呗。” 蚁王看向队伍中的财政总监库洛洛。“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可怜我们挣钱的难处,怎么办?” ?库洛洛拿出计算器,啪啪按着。“从她每个月买衣服用品和请朋友吃饭的钱上扣除。”他抬起头,微笑地看着我道:“苏利小姐,在接下来的10年中你每个月的零用钱只有870元,请谨慎挥霍!” ?“不要啊——,那点钱还不够冲点卡的呢。” “电脑什么的,都要掐断,年初市场销出可以**网游世界的真人舱你是不是买了?尤比,把它扔掉,苏利天天都惦记那个,说梦话都是在打怪。” “好的,那个东西我知道她把它藏在哪里了。”尤比看着偷笑的我微笑道。 ?我哀号。“不要啊——,那个我老早就在惦记着了,还没玩过呢,哇——呜呜,不要啊.” ?小伊把我扛起来,冷冷地道:“他们说的对,奇牙他们比你小,但却没你这么能闹,回去应该好好管教你了,到了猎人那边,没有朋友你就不要到处乱走了。” “哇——小伊你对我不好了。” “一人看一天,谁有事先吭声,一定要看住她,交网友什么的更不可以,当初认为我们太老,怕你有花花心思,才让小辈们加入**,但你现在太没样子了,一定要严加管教,网游老公什么的都给我离了,暴-露的衣服都要收起来。见女友带上玛琪,她很喜欢陪着你到处走的。别说我们不给你自由,是你的前科太多了” 尤比我没得罪你啊。你们这些人..... 猎人世界里我们也很少去了,因为在那边他们看的我更紧,我在那边的外貌可是和奇牙差不多大小的绝**子啊,比明星还亮丽,我知道因为彼此太爱,又因为我妹说我以前总是yy美男,他们才会看的我这样紧,日子是痛并快乐着,这样,他们几个人轮流陪着我,直到李小麦的原身头发先白了,直到幼小的身影高大得**仰头才可以看清楚他们的面貌,直到周围的亲人逐渐去世,直到最后身边只有那两个人人惧怕的异类陪着我,蚁王妖艳的脸颊虽然带有风霜的皱印,但显然他生命的轨迹是得到上天的恩赐的,头发本就是银色,没有多大变化,让逐渐变老的我渐渐自卑起来....把我的命多续了那么多年,也该到尽头了。猎人世界的人虽然强大,但因为肌肉拉伸严重,身体多年承受着过大的力量,包括幼小的奇牙科特杀生丸他们都没有我活的长久,最后死在尤比和蚁王的身边,带着微笑看着那两个跑远的身影,那是我和笛子,游荡在商场中,逐渐走进那开始的地点,也是终点的开端!我一直都感谢上天给我可以拥有大家的机会,那些美好的回忆将会一直陪伴着我。 ?点燃堆积的柴火,尤比和蚁王看向熊熊燃烧的火焰吞噬掉他们最爱的人,苍老的脸面上挂着最后解脱般的笑容。尤比骗头看向蚁王。“我们的生命好长,还有多久才可以去陪着小麦啊?” ?“等会找到下一个继承人。” “没有血缘也可以?” “那种事本王才不在乎呢,留下一个管理他们的能者就好,把能力渡给他,小宠物讲的天龙八部上有说过的,虚竹什么的。老了记不住了。” “哦,我先走一步,你随意。” “喂?老家伙,这么多年了,你还记仇呢啊。哈哈。好吧,你先走一步,告诉她,要耐心等我,我会很快的,哎,那个女人最没耐心烦了。”............ “新王,您有什么指示?哎?”猫女和猫男刚要走,就被新王拦住,他俊秀的面孔微微带着疑惑。“2位长老,本王想知道先王为什么非要火葬在禁地中?那里不是已经被封住了吗?” ?猫女智慧的双目微微眯成弯曲的弧度。“就按先王临终前的指示去做吧,那是他的心愿。您就尽力去完成吧,我们老了,以后蚁族的事情我们也不再想在管下去了。” “是。” 蚁王召集手下在银河的池水边找到那个一生都接近完美的先王,他穿着一件暗红色的长袍静静地躺在草坪上,手中拿着一个非常可笑的玩具小鸭子。威严的俊容带着难得一见的浅笑,那样子好似真的熟睡了一般,轻唤一声就可以醒过来。蚁王叹口气,恭敬地对他行礼后,对属下吩咐。“按照历年最华贵的待遇把先王火葬在禁地。” “是,属下听命!”..............................................   ?

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