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漫长的一天(6)
作者:碎嘴 更新:2019-09-25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有心情说笑话啊。” “是啊,知道了也许就笑不出来了吧。”

事实是,就在刚才有个浑身染血的人跑进会场来汇报了一些事,似乎是由于房屋内部角度的原因这边没能听得太清楚,但从大家还有心情说冷笑话的情形来看,似乎也不是太严重的。

但这毕竟是意外事件,我敢保证原着里绝对没有这回事,但是现在要我说出了什么意外,这种事我怎么会晓得嘛,所以我决定先把这事放到一边,大家先到周边去找找有没有佐助的行踪再说吧。

十五分钟以后。

鸣人抱怨:“这个地方绕来绕去的怎么比忍者医院还复杂啊。”

看来鸣人君这辈子到过的地形最复杂的建筑就是木叶忍者医院了,虽然我也觉得不管在哪里医院的建筑结构总是很复杂,但这个房子肯定有过之而无不及,细细长长的走廊连接着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房间和会议室,就算佐助他们很没悬念的像原着里一样到了那个地方,我们也不见得就能找个正着。

还有就是,武士保安们的巡逻也是很恼人的一件事,随时都得找地方躲起来。

“别焦虑了,时间还早呢,”我说:“要不,给你们猜个谜题吧,提问:为什么医院的路总是设计得很复杂?”

事实证明,我把他们的紧张度估计得太高了,得到的答案前面几个还算正常,后来就越来越离谱了。

“因为房间太多了?”

“因为可能有重要人物入住,所以为了安全考虑吗?”

“出了医疗事故以后,为了让医忍们能够完全跑掉去避难吗?”

“在里面转得晕头转向以后,病人就没有精力去争辩医疗费高低的问题了吧?”

“啊啊,说起来也许是为了医忍们的优越感呢,大家都小心翼翼的按指示牌找过去,只有他们能够健步如飞呢……”

“我说啊,”我无奈的说,“你们怎么一个比一个有脑筋急转弯的精神啊,搞得问问题的我都很尴尬呀。”

笑话归笑话,这样躲躲闪闪的找效率太低了,天知道佐助是不是真如他自己说的那样来了,若是真来了又在哪里窝着啊。

又绕过了一串迷宫似的走廊之后,鸣人咬了咬牙:“要不还是我……”

“别,”我赶紧阻止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先不说大材小用消耗过大的问题,只怕是找到佐助的同时也被别人找上门来了。况且别的不说,雷影身后就跟着一个感知系的跟班呢——嗯,如果雷影带来的跟班还是和原着里一样没换人的话就是,我忘了那家伙长什么样了。

虽然我们也不是不能被发现,但绝不能首先被发现。无论是鹰小队,还是四人组,还是BOSS,还是其它不在预定范围内的任务人,只要有人率先引起骚动就不要紧了。有句话叫浑水好摸鱼,就算摸不着鱼,全身而退总没什么问题。

总之,偷摸进会场是一回事儿,首先摆出战斗姿态来又是另一回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那么做——所谓万不得已的意思就是准备撕脸的时候——很显然,现在离那个程度还远着呢。就好比我们那儿,某国的部队进入到别国领土的情况类似,如果就只是逛了逛的话那还好说,软点的可以说‘误会误会,导航出故障了,我们还以为没过界呢’,硬来的话也可以说‘这块地方本来就属于我国领土,你们凭什么说我们越界了’什么的,总之还有谈判解决的余地,但如果率先拿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话,哪怕只是拿在手上不用,事情的性质也会变得大不相同了。

“我想到一个办法了,虽然有点危险,但确实是找到佐助的最快方法。”我说着,把目光移向或远或近的那些巡逻着的盔甲武士:“人多力量大,既是地头蛇又人多的话力量尤其的大。”

“他们?”大家的反应出奇的统一,大家一致向保安人员们投入鄙视的目光。

“没错,”我点头,“别那样一付怀疑的表情啊,要相信基层同志的力量嘛,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再说了,还可以同时达到好几个目的呢,一箭双雕呢。”

办法是在对现状的不断补完中形成的,原本没有注意过的事到了现场就能发现一些新的线索。

看了这边的地形以后我非常怀疑,原着里雷影是怎么在佐助暴露了行藏以后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找上来的,而且开打了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里其它的与会人员一个都没出现。后面那条可以用雷影对弟弟的爱和其它几个影的消极怠工来解释。问题在于前一条,通常的解释可以有两种,一、佐助和武士们的打斗声音传到了雷影的耳朵里,二、这边开打的时候有人去会场通风报信了,无论是哪种解释,第一发现者都是隶属于东道主的武士们,从他们短时间内就在佐助所在处聚集起了那么一大堆兵力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有相当高效的联络方式的。

为什么不能是雷影身边的那个感知系的小弟发现并把雷影带去的呢?不可能啊,无论是雷影还是他的跟班之前都不认识佐助,再加上这里的武士都身怀查克拉,要从那么多人中间分辨出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压根就办不到,否则的话根本不需要绝来通风报信吧。

绝大喊‘大家都来找佐助吧’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同时听到的,若论打架在这群人中绝对是五影最高,但发现佐助的光荣任务,却是最基层的武士同志们先完成的——当然,也是头一批牺牲的就是了。

“只是但愿等会儿不要有人搅局就好了。”我思索并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着。

飞鸟不动声色的说:“如果是指刚才那四人的话,他们绝不会防碍到我们的行动的,我刚才告诉他们的事足够忙活很长一段时间了。”

我还真是佩服他了:“你还真是口才好,几句话就能说得人家深信不疑,水里火里都头也不回的冲进去啊。”

“光是几句话当然起不了什么作用,关键是平时打好的基础,”飞鸟笑了笑,说:“所谓能被绝对信任的人,通常都是没有利害关系的人。我向来潜心研究专业技术从来不管闲事,谁来当老大或者有没有老大都没影响,虽然不算招人喜欢但从来没有骗过人也没有任何理由骗谁,他们凭什么不相信我啊。”

原来这个版本的兜是这样一个人啊,科学狂人,没有现实意义上的野心,从来没有阻碍过谁的路。

“哦,我原来还以为你和佐助走得很近呢,原来不是这样啊。”我问。

“哪有啊,”飞鸟笑眯眯的说,“别忘了佐助和大蛇丸大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同一个人,和大蛇丸走得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嘛……话说回来,能稍微说一下,你具体在打什么主意吗?”

我叹了口气:“我正在打的主意,不正合你的心意嘛,虽然你刚才有旁敲侧击的告诉过鸣人,不过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他没听懂。”

“什么什么?刚才兜前辈有告诉我什么吗?”鸣人一脸的疑惑。

凭良心说鸣人真的不笨,事实上他挺聪明的,但是飞鸟把他的理解力按火影接班人的标准来估计了,这就导致了眼下沟通不良的状况发生。

飞鸟看了看鸣人,然后笑了:“我的心意什么的不重要,这只是任务,当然从我个人的立场来说也不希望佐助走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就是了。”

我摇摇头:“事情到底会有什么结果,还是要看小佐助他自己的决定啊。不说了,再说下去我都要有点怯场了。”

“好,”飞鸟向我招了招手,“那我再告诉你些事,等会儿会有帮助的。”

简单的说,飞鸟如今执行的任务就是木叶方为了挽回宇智波佐助所做的最后努力,整出戏应该在佐助意外出现在木叶那天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进行到现在大概已接近尾声,正是压轴的阶段。估计我们的参演只是适逢其会而已,就算没我们,飞鸟也会找上其它的人选来完成。

最好的结果是佐助回归木叶,这个结果没什么好说的,很多人都会高兴的。

次好的结果是佐助放弃抱复木叶的想法但不回去,则木叶方大概会维持目前对他擅自离村行为的无视态度吧。

不好的结果当然就是佐助拒绝我方的好意并且坚持要报仇的行动,他若是作出这种选择的话,木叶方会采取怎样的态度我不想多作猜测,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是吧。

算了,我还是专心做好我的临时演员吧。

首先,飞鸟已经帮忙做好了身份定位,我现在是音忍村的某龙套——我估计应该是佐助知道但不会太熟的某人——请注意是龙套但不是炮灰。

然后我自己决定,现在要去执行一件非常艰巨任务。

到底怎么个艰巨法呢?

[和绝的任务类似,我需要向正在开会的五影去传达某些信息]

当然,在那间屋子里是有熟人的,我不敢保证他们就一定看不出破绽来,小时候看的武侠小说告诉我,化妆也好,变身也好,要瞒过不认识乃至不太熟的人很容易,但要瞒过熟悉的人就难了。幸好就算木叶来的几个把我认出来了也肯定不至于当场揭穿就是了,因此我决定无视这种可能性,有问题回去以后再慢慢计较好了。

要先把眼前的事办好了才是最重要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