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沈醉天 更新:2019-09-25

  一切都结束了。

  丁恩河畏罪自杀,毒药是氰化物,藏在手帕中,在擦脸时服下。显然,她对死亡早有准备。

  星星、秦渔、小妖、陈婉慧都获救了。最开心的是秦渔,因祸得福,终于达成夙愿,和星星成为情侣。最难过的是大海,他既没有挽救妹妹,又被苏雅一顿海扁,据说打得爬不起来。幸好,萧强和冯婧宽宏大量,没有追究胁迫警察的刑事责任,仅仅拘留了他十五天,让他在里面好好反省。临走时,大海看着苏雅,似乎有什么话想对她说。苏雅正在气头上,把头扭过去,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最终大海什么也没说就进了拘留所。

  一个星期后,南江医学院开学,学生们纷纷回校,校园又恢复到以前那种生机盎然的繁华景象。只是,方媛没有回来。苏雅打电话给她,一直打不通。倒是妹妹的病情渐渐好转,和父亲苏志鹏的关系也有缓和的趋向。

  陈婉慧又趾高气扬地出现在医学院校园里,开着她的宝马,呼朋唤友。本来,小妖可以告她谋杀未遂,但小妖父亲屈服在陈婉慧父亲的金钱攻势下,私下达成了协议,接受了金钱补偿,小妖对此也无可奈何,只能对陈婉慧这种人敬而远之。

  倒是陈婉慧,对苏雅纠缠不休。陈婉慧坚持认为苏雅在勾引秦清岩,如果是换作别人,她早就打上门去了,苏雅的背景还是让她有些投鼠忌器。这种人,以己度人,自以为金钱万能,遇到更有钱的人就自觉矮人三分。

  一天,陈婉慧拦住了苏雅,向她摊牌:“秦清岩是我的男人,你不要和他眉来眼去。”

  苏雅觉得好笑:“你也是受过教育的大学生,说话怎么像泼妇一样?那个秦清岩,也就你拿他当个宝,送给我都不要!”

  “这是你说的,说过的话可要算数!”

  苏雅不耐烦:“你别有事没事来烦我!多做点善事,小心老天有眼。”

  陈婉慧狠狠地瞪着苏雅,大小姐脾气发作:“苏雅,你别以为我怕你!我是看在大家都在一个学校读书,给你面子。你最好给我收敛点,惹毛了我,有你好受的……”

  陈婉慧还在喋喋不休地警告,这时,苏雅看到,陈婉慧的身后,女生宿舍的管理员万阿姨扛着个崭新的铁锹走了过来。

  阳光特别的灿烂,崭新的铁锹在阳光下白晃晃地刺眼。

  万阿姨看到了苏雅,对她慈祥地微笑,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你好,万阿姨……”苏雅亲切地和她打招呼。

  可是,忽然间,万阿姨的笑容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和仇恨。她挥起铁锹,对着陈婉慧的脖子恶狠狠地铲了过去。

  鲜血四溅。

  一些鲜血甚至喷射到苏雅脸上。

  苏雅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惊愕地望着万阿姨。

  陈婉慧疼得在地上翻来滚去,仿佛一条被切去尾巴的蚯蚓。

  万阿姨一边用铁锹铲,一边嘴里念念有词:“我叫你欺负小河!我叫你欺负小河!”

  原来,万阿姨就是丁恩河的养母。大海早就知道万阿姨的身份,在被关到拘留所时,他一直在考虑是否要说出来,可盛怒中的苏雅没给他机会。

  苏雅本能地上前阻止,但哪里能拦得住?

  等保卫人员赶来,制伏万阿姨后,陈婉慧已经变成了血人。

  天道轮回,也许,这世界,真的是有报应的。

  苏雅突然想到《易经》里的一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陈婉慧被送去急救,即使能救得性命,也已经被毁容了。

  苏雅回到441寝室,看着空荡荡的床位,物是人非,欲语还休。

  突然,手机响了,寝室里响起胡杨林深情的嗓音:我曾经爱过这样一个男人,他说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接听,手机里传来丁恩河的声音:“苏雅,你说,我是要你来陪我,还是要苏舒来陪我?”

  城市上空,无数肉眼看不到的电磁波交叉回荡,织成一张张巨大的网,覆盖了城市里的所有空间。每个人的手机都同时响起来,显示着同一个号码:138×××71724。一个甜美的声音说:你好,欢迎你们来赴死神的约会。

  所有的手机都响起了摄魂夺魄的诡异铃声,铺天盖地,仿佛在演绎一场规模宏大的音乐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