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清军
作者:害群之老马 更新:2019-09-25

  林贵问道:“能行吗?在玩僵尸先生?”   马超说道:“肯定不行,这小子还在耍汉姆。”

  林贵纳闷道:“不会吧?他还想吃枪子?那根绳子是怎么回事?”   马超摇摇头:“不清楚,你有机会问问他。”

  马易带着汉姆一行人再次逼近魂尸,那些魂尸摇摇晃晃的迎着他们走了过来。马易快速的向魂尸走去,汉姆看出了不对忙上去一把拉住马易说道:“马,你送死吗?”

  马易恨声道:“你让我怎么办?这东西枪都打不死!我又急着救人。”

  汉姆一改凶狠的表情说道:“我们再想想办法吧!走,咱们先退回上一层在想办法。你要是死了我是不会帮你救人的”

  就在两人说话时,那些魂尸好像遇到了什么害怕的东西向后退。所有的人都愣在了那,汉姆惊奇的盯着马易手里的绳子。这时一个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向魂尸走去。那些魂尸慌乱向后退。那人慢慢的把一只魂尸逼到了石壁处,魂尸吓的浑身哆嗦。那人伸手在魂尸头上拍了拍后,又沿着石壁向其余的魂尸走去,再看那魂尸好似一滩泥般,堆在了石壁下。林贵惊道:“清军!这小子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在这?”

  马超见是清军一时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双眼紧紧地盯着清军。清军突然把手伸进了石壁石壁被抓出一个洞接着一个人被从里面抓了出来。那人穿着一身道袍,如杀猪般叫着,远处的魂尸全瘫在了地上。清军冷冷的说道:“我知道是你拿走这些魂尸的皮,我本想放过你的。”

  那人叫道:“我是一时忍不住,你就放过我吧!再说,我杀的人对你也没坏处呀。”

  “好,我不想杀任何的人,他们不杀你你就没事了。”清军抓着他拖到马易面前,转身向里走去。

  汉姆见到那人先是惊讶,接着拿枪对着那人的脸,愤怒的问道:“黄道士,是你操控那些玩意儿把我的弟兄们杀了?”

  那人对汉姆说道:“汉姆,你要干什么?要杀我吗?老头子那儿你怎么交代?死的那几个人算什么!我可以赔给你平时给的安家费的五倍的钱。”

  汉姆听了那黄道士的话脸色缓和下来,呵呵笑道:“亲爱的黄,你应该知道,我的人,在他们没犯错的时候,就算是老头子也不能随便的杀。”说完毫不犹豫的扣动的扳机。一声枪响过后,黄老道的脑袋少了一半儿。

  汉姆抬腿在黄老道的尸体上又踹了两脚,用英语白活了一阵。然后对马易问道:“马,那个人谁?太厉害了!”

  “不是你的人吗?他跟黄老道认识。而且如果我没听错的话,黄老道你们一个老板,对吗?”马易跟汉姆玩起了太极,把问题抛给了汉姆。

  汉姆道:“马,你说的没错,不过,黄三年前就失踪了。”   马易故作无奈道:“汉姆,你应该问问黄老道的。”

  “那咱们过去问问他,你知道的马我急需补充我的人员。”汉姆说完向远处的清军追去。

  上面的林贵惊道:“娘的,我从见到他第一眼就觉得这小子绝对不一般,却没想到他竟能如此的厉害。魂尸都能给扒了皮!”

  马超白了眼林贵道:“哼!那根本就不是魂尸,如果我没猜错就是魂僵。”

  林贵惊道:“魂僵,你小子经糊弄我,那来的这玩意儿,你造的?”

  “呵呵呵······,魂尸死了就是魂僵。不过那些连魂僵也不是,只是皮。”

  马超林贵两人一听,身子一震,忙抬头看去。只见清军正向两人走来。   林贵笑道:“你怎么知道俺们在这儿?”

  清军走到两人面前坐下从包里摸出一只烧鸡撕下一条腿三口两口下了肚,又从取过一瓶水灌了半瓶才喘口气回答道:“我上来喘口气,就看到了你们。”

  马超哼了声说道:“骗鬼吧!刚才你和马易玩的什么?”

  清军淡淡的说道:“没什么,就是马易说这汉姆的动机有些不纯。表面上他非常贪财,但他似乎救人的心切比马易还急。所以就试试他”

  林贵说道:“就是说,这里面有他急切想救出来的人。这人对他来说很重要,难道是有人在咱们前面进来了!”

  马超皱眉说道:“怪不得二爷让你在外面看门呢!我看你是猪头吃多了!第二批人跟你们脚前脚后,不想想你的装备是怎么没的?”

  清军笑道:“走下去吧!马易掌控不了局面了。汉姆的手下里又有不少的坑口,而且都是原本退隐的高手。”

  马超骂道:“我说他怎么能出了水车墓。原来是有人指点呀!”

  “走吧!马易现在急切的需要咱们。”清军说完起身向回走。

  林贵在后面说道:“喂!俺说,俺能不能不下去,你们知道的下面棺材里的玩意都出来了,数量太多了!所有的人加一起也不够人家的四分之一。你们也知道,俺最孝顺了,俺师父还指着俺给他老人家养老呢!俺不能违背师意的。”   清军头也没回说道:“好,您老就在上面歇着吧!”

  马超紧走两步赶上清军说道:“小爷能不能也不去。你知道的一是小爷看不惯马易那小子虚伪的样。二是俺还要给俺屎父送终呢!”

  清军好像没听到般来到一个在石壁开的一个洞口回头说道:“你们两个孝子贤孙。一定要想好了,你们最好看看对面再决定。”

  两人依言向对面望去,只见对面的石壁不知何时多出许多的石人,这些人正不停地挣扎着要冲破石壁的约束。林贵大叫了声扒开清军一头扎进石洞头都不回。

  “屎父,你不是最孝顺了吗,最听二爷的话了吗?”马超扭头看了眼清军解释道:“我把这老小子追回来。喂!屎父,屎父。